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仙侠 > 总有道祖想合我 > 第5章 先民 (跪求推荐票…求收藏…)

总有道祖想合我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疯狂的骨头也修真 武侠巅峰之上 金刚不坏大寨主 万法无咎 我在封神坑元始 星际修真的日常 九叔之炼器也无敌 捕星司之源起 血蓑衣 三寸人间

“天呐!我都干了些什么!呜呜呜……太好吃了……呜呜呜,小翠我对不起你……”

憨憨龙!

胡杨翻个白眼,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瞅着敖广哭哭啼啼吃了三根蟹腿,又干掉半拉虾仁,最后泪眼婆娑的扫视大舅哥残渣,没了啊,都吃干净了……

哎?这儿还剩点黄……

胡杨一巴掌拍过去,“行了啊,差不多得了。”

敖广怔了半晌,幽幽叹了口气,“道友,你是个好人。”

呵,来洪荒后得的第一张好人卡,居然是条憨憨龙给的,还特么是条公龙!

“兄弟,我们不合适。”性别什么的先搁一边,关键和你站一起,会拉低我的智商平均值。

好嘛,请吃顿海鲜就好人了,吃的还是你大舅哥,这智商,活到现在没被人卖了真是个奇迹。

敖广茫然脸:“啊?”

“啊个屁啊,吃也吃了,聊也聊了,没事儿就回去吧,大中午的,小心有拍花子的。”胡杨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沙土,晃晃悠悠踱步离开。

敖广见胡杨真走了,楞了半晌,突然又想起什么,急急忙忙追上,“道友!还未请教道友在那座仙山修行?道号作何?”

胡杨嘴角一撇,好嘛,你终于想起来了,你要是再不问,我可就走远了。

当下,胡杨面色一肃,收起那一身玩世不恭的姿态,规规矩矩稽首,“刚刚吃的尽兴,竟忘了与道友介绍,万望海涵,贫道道号胡杨,乃天地间第一棵杨树得道,前些日子刚刚化形而出,尚未寻得栖身之所。”

“第一棵杨树得道?”敖广满脸疑惑,“第一棵杨树得道的,不是天地初开之时,便已名震洪荒的杨眉老祖吗?”

胡杨眉头一挑,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杨眉老祖他是第一棵小白杨,我是第一棵胡杨,真要算起来,我俩得论堂兄弟!”

敖广茫然,“小白杨?胡杨?这个还分品种的吗?那不都是杨树?”

胡杨一秒破功,笑嘻嘻搂住敖广肩膀,“哎呀呀,不要在意那些细节,我跟你讲,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先民!”

先民,先天之民,无父无母,天生天养。

在洪荒,先民是永远处在鄙视链最上层的种族,因为唯先民可证道!

这是天地规则,洪荒铁律。唯有先民,由洪荒世界先天孕育,神魂本源之中蕴含一缕先天之气,才有可能证得大道,得享圣位!

其他一概非先民生灵,统统与圣位无缘。

道祖是先民,三清、女娲、西方俩货也是先民,杨眉、罗睺、镇元、红云等等都是先民。

在洪荒,先民是先天的优势,那一缕天地所赐的先天之气,让先民的修行上限,跨过了圣位。

其他生灵就没这待遇了,因为先天之气无法传承。

巫族十二巫祖是先民,但他们孕育的巫族却不是。

妖族帝俊、太一,羲和是先民,但那十只欠射的三足金乌却不是。

龙族同样如此,先民只有祖龙一个,那是真正天地所生的第一条龙,之后的所有龙族,包括祖龙亲子,标准龙二代,都先天与圣位绝缘,哪怕他们天赋再高,最多也就到准圣。

那一道坎,唯有先民能跨过去!

“道友竟然是先民!”敖广羡慕的眼珠子都快红了,谁能不羡慕?那可是成圣的先决条件。

胡杨摆摆手,一脸的不在意,“害,有什么好羡慕的,开天之初我本体受过重创,无尽岁月都浪费在了休养生息上,直到现在才化形而出,比其他先民晚了太多,证道成圣什么的根本没指望。”

“那也是先民啊!”

“先民有什么用?也就起点高一点点,一化形就有天仙修为。天赋高一点点,五天时间炼化了胸中五气,成就金仙果位。上限高一点点,未来有成圣之基。先民也就这么亿点点优势而已,和你们相比真的没多大差别。”

听听这话,老凡尔赛了,这亿点点优势,把敖广羡慕得都快哭了。

“道友,你做个人吧!”敖广捂着胸口后退几步,跌坐在地,目光中数不尽的凄凉,“想我堂堂龙族太子,就因为孵化前被磕了一下,元神受损,出生后只有区区人仙修为,修行至今已有数千年之久,这才堪堪迈过天仙的门槛,你!你这……哎……”

洪荒的境界划分简单粗暴,充满荒蛮气息。

仙之下统称为凡,后世的那些个细小境界现在根本没划分,因为没那个必要。

在洪荒,仙比凡多。

洪荒天地元气充沛,道蕴清晰可见,大多数生灵出生时就已经是仙,就算天赋低劣的低等妖族,稍稍修行也能很快成仙。

初生之仙谓之人仙,这一步是由凡到仙的蜕变,不论何等生灵,成了仙便能化作先天道躯,也就是后世“人”的原型。

人仙之上是天仙,是仙的进一步蜕变,也是一个打基础,攒底蕴的阶段。

天仙之后,炼化胸中五气,可成金仙果位。若是再凝聚顶上三花,那便是大罗之境,距离圣位只隔着一个准圣境界了。

“呦,你也元神受损?”胡杨故作惊讶,上前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缘分呐!”

这叫缘分?这是倒霉催的好不好!

敖广突然后悔了,刚刚自己为什么要叫住他?脑抽了吧?让他走多好!

胡杨个不管他怎么想,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来来来,让我看看,哦,原来如此!你是青龙,本源属木,却受火毒侵扰,而且火毒已深入脊髓,与元神水乳交融,不分彼此,难以拔除,嘶,难不成是你小时候,你爹想把你烤了吃?”

敖广暴起,一巴掌拍开胡杨,破口大骂,“你爹才想吃你!”

“我是先民。”胡杨淡定开口。没爹没娘遇事不忙,起点孤儿院就这么嚣张。

敖广受到暴击,踉跄几步,无言以对,向着胡杨拱拱手,步履蹒跚的向东海走去。

“哎?这就走了啊?不再聊会了?”胡杨脸上带着坏笑高呼。

敖广闻言,头也不回,脚下升起云团,速度快了数倍。

咻……的一声就飞远了。

“唉,不聊就不聊呗,走吧走吧,真是的,好不容易遇到个同病相怜的道友,与我之前的境地竟然如此相似,若是再看看,兴许我能帮他拔除火毒,修复元神呢!可惜就这么走了,呜呼哀哉……”

咻……

云,又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