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仙侠 > 总有道祖想合我 > 第10章 你还能演得再假一点吗?

总有道祖想合我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疯狂的骨头也修真 武侠巅峰之上 金刚不坏大寨主 万法无咎 我在封神坑元始 星际修真的日常 九叔之炼器也无敌 捕星司之源起 血蓑衣 三寸人间

功德无影无形,唯一能够看到功德的机会,便是天降功德的时刻。

龙族阻混沌于海外,天地有感,特降功德以示嘉奖。

这是天道的表彰大会,自然要动静大些,好让洪荒生灵看到,为洪荒世界办事是有好处拿的!

只有在这一刻,功德会被染成金色,号称功德金光。

两道小臂粗细的金光,自九天之上落下,毫无阻碍地穿透东海,直达两座龙族雕像,在雕像上徘徊片刻,确认目标已经没有生命气息之后,金光便猛然散开,星星点点飘散入龙宫方向。

四座龙宫上方,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怪物,匍匐在众龙族头顶,压制着整个龙族的命运。

那是龙凤大劫的业力。

功德金光飘过,一头撞在怪物身上,怪物微微闪动,体型似乎缩小了一分,但与那庞大的总体积相比,实则九牛一毛。

龙族想要化解这份业力,依旧遥遥无期。

“陛下,这阵法一直都需要献祭龙族来维持吗?”众龙都沉浸在失去族人的悲痛之中,唯有胡杨,目光炯炯地盯着海眼。

老龙王微微一愣,皱眉思索,“好像并非如此,阵法初成时,似乎平静过一段时间,后来才变成这样。”

“确实如此。”小白脸敖闰目光中闪烁着睿智,道:“龙宫典籍有载,龙凤大劫之后,龙族先贤为化解业力,于东海寻得此处海眼,以祖龙之躯布置阵法镇压海眼,天降功德以示嘉奖,龙族才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此阵法平静了大约两万载岁月,然后便开始变得不再稳固,需以龙族献祭,方可使之恢复平静,此法至今已沿用四万载。”说完,敖闰谦逊低头,“小龙素来喜好阅读古籍,浪费的时日颇多,倒是把修行落下了,实乃落了下乘。”

“咳,确实如此,本王也曾读过,只是时间太久,一时未曾想起。”老龙王干咳一声以掩饰尴尬,然后恨铁不成钢地看向自家傻儿子。

看看人家!你咋就不知道呢?

胡杨同样瞥了眼敖广,呵,渣渣!

敖广茫然:“啊?”

胡杨不理他,继续发问,“可曾试过用他族生灵?”

“龙族前辈们有人试过,但效果几近全无。”敖闰摇摇头,“再者说,这业力是我龙族自己所酿之祸,如何能连累旁人?”

胡杨微微点头,沉吟片刻,突然发问,“如果龙族找到新的获取功德之法,这海眼,还镇不镇?”

老龙王沉默了。

如果真有容易获得功德的法门,谁愿意往里面填自家族人?

只是,他们已经停不下来了。

龙凤大劫已过六万载岁月,这海眼被龙族镇了六万年,因果纠缠,整个龙族的气运都连在了这海眼上。

海眼一日被镇着,龙族便一日有功德拿。

可如果哪天龙族突然不镇了,海眼崩溃,混沌入侵,这个锅有大半会牵连在龙族头上,这业力怕是比龙凤大劫还大。

所以说,这海眼,龙族镇也得镇,不镇也得镇!

进退两难,骑虎难下。

四个龙王都知道自家尴尬的境地,只是平日里不曾表露出来,免得吓坏了族人。

“害,说这些干嘛,贫道来此,可是为了给敖广道友疗伤的。”胡杨突然高呼,打断两龙沉思,伸手提起敖广,“陛下,搭把手吧?”

老龙王一时没转过弯来,呆愣一下才反应过来,一手接住敖广,诧异问道,“你当真能治?”

嘿,瞧这话说的,人家压根就没相信过胡杨能治他儿子,带他来就是为了给他解疑心的。

胡杨也不生气,乐呵呵告诉老龙王怎么操作。

老龙王听得认真,再三确认此法只是借助祖龙残躯散发的龙气,不会对阵法造成损害后,这才放手施为。

敖广被老龙王提在手里,不安分地扭来扭去,好不容易转过身来,不停地给胡杨弯腰作揖,嘴里念念叨叨也不知在说啥。

“敖闰道友,还需你再帮小忙。”胡杨一咧嘴,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敖广。

谢不谢的无所谓,一会别骂我就成。

一切就绪,老龙王调动龙魂,从海眼之中吸引出不少祖龙龙气,一转手都给敖广罐了进去。

充满荒莽之气的祖龙龙气,普一进入敖广体内,便把他的龙魂死死压住。

这是来自血脉与等级的压制,敖广唯一的念头便是顺从。

敖闰神色古怪,身体一转化作本体,以四只龙爪抓住敖广的四肢,使其悬在半空,动弹不得。

胡杨邪笑一声,伸展双臂,双臂顿时化作枯黄的树枝,如同漫天鞭影一般伸向敖广。

敖广不安扭动,可龙魂被镇,龙躯被锁,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树枝伸向自己。

等等,你要干什么?

………

养龙殿是不是该种几课树妖?敖闰看着自己爪子上龙目圆睁,神色迷离的敖广,如此想着。

老龙王早就把脸别了过去,这儿子,太丢龙了,还是再生一个吧……

胡杨眨眨眼,看看自己的树枝,是嘴没错啊!没捅错洞啊!怎么敖广反应这么激烈?

闭嘴!你个抖M龙!你再这么叫,让编辑大人们误会,这章会被关小黑屋的!

胡杨嫌弃的撇了撇嘴,控制着树枝穿过敖广的龙嘴,在他体内化作一条条细小的光带。

这些光带顺着敖广全身脉络,一点点推动火毒,将之逼到一处。

这是个精细活,就像前世给脑血栓病人通血管一样,稍稍出一点差错就会要了病人的命。

幸好,天道之眼功能齐全,自带X光功能,光带在敖广体内翻腾,一丁点火毒都不会放过,却又不会对敖广造成丝毫损伤。

火毒一点点被聚在一处,全部集中在敖广左肩位置,这时候,只需要把这块肉切下来,便大功告成了。

胡杨突然心中一动,再度推动火毒,使其一点点向上挪动,最终汇聚在敖广双眼之上,

“差不多了。”胡杨心底暗讨,然后夸张地大叫一声,“哎呀!”

“怎么了?”两龙都被吓了一跳。

胡杨控制着手臂分化出更多树枝,将敖广捆得结结实实,甚至震开了老龙王和敖闰。

“哎呀,这火毒太厉害了,不行,我需要更多祖龙之气!”胡杨拉着敖广,飞奔上了升龙台。

“还好还好,这里更近些,没事了。”

“哎呀,不好了,敖广道友怎么流血了?是大姨夫来了吗?”

“哎呀,不好,这阵法怎么启动了?救命呐!”

咻……

老龙王和敖闰目瞪口呆,看着胡杨和敖广化作一道青光投入黑洞,脸颊止不住的抽搐。

混蛋啊!你还能演得再假一点吗?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