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仙侠 > 总有道祖想合我 > 第11章 饕餮

总有道祖想合我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疯狂的骨头也修真 武侠巅峰之上 金刚不坏大寨主 万法无咎 我在封神坑元始 星际修真的日常 九叔之炼器也无敌 捕星司之源起 血蓑衣 三寸人间

“唔……胡杨道友,这是哪里啊?我们回龙宫了吗?”

“没回龙宫,这儿是海眼底下。”

“哦……啊?”

悠悠转醒的敖广傻了。

胡杨没理他,背着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前面的破洞。

那就是东海海眼。

准确的说,是洪荒的海眼。

洪荒的一个漏洞,嗯,字面意思。

盘古开天的时候,用的是斧子,那么大的玩意,肯定不如手术刀来的精细,有点遗漏也算正常。

那些遗漏后来都被他补上了,就像洪荒世界边缘那些刀光斧影一般。

只是这海眼,好像被漏掉了。

海眼之外,直通混沌。

混沌之气无时无刻不在冲刷着这个漏洞,欲要通过这个漏洞侵入洪荒。

对洪荒来说,东海海眼就像一个致命的温泉,不停喷吐着混沌之气的温泉。

幸好,这个温泉被堵上了。

半截残破的龙躯,再加上复杂玄奥的法阵,构成了一张弥天大网,将海眼漏洞死死堵住,不让一丁点混沌之气跑过来。

本来,这一切也就这样了。祖龙龙躯加上龙族阵法,足以保证这个漏洞永不泄露。

但事情总有意外,比如现在趴在祖龙龙躯上那玩意。

“那是只乌龟?活得?”敖广瞅了半天,就认出一个龟壳来。

“不是乌龟,只是套了个龟壳。”胡杨眯着眼,冷笑一声,“怎么,连自己祖宗都不认识了?没感应到血脉上的压制吗?”

敖广略微感应,确实有血脉压制,只是比刚才祖龙龙气稍差一筹,慌乱之间,他也没细比对,艰难地咽了口吐沫,结结巴巴道:“你……你是说……他……他是……祖龙?祖龙……还……还活着?”

胡杨无语地瞥了他一眼,摇摇头,“你是真憨!”

敖广茫然:“啊?”

说话间,祖龙残躯上趴着的那玩意也注意到了他们,光芒一闪已到了两人近前。

状如羊面人生,眼在腋下,虎齿人手。

嗯,背上还背着个龟壳。

敖广吓得后退几步,可看到胡杨处之若泰,又觉得有些丢脸,干咳一声站的笔直。

只是俩腿肚子还有些打颤。

这不怪他,血脉压制,就算老龙王在这也得这样。

“有意思,想不到这世上还有活着的祖龙血脉!”胡杨眯着眼睛,上下打量那怪物,仿佛在欣赏一道美味的食材……

嗯?食材?

那怪物感应到胡杨的目光,没来由一阵烦躁,身躯一扭化作先天道躯。

胡杨脸色剧变,别过头后退一步,连连摆手,“我说,你还是变回去吧!”

“哦?为何?”

“太特么丑了!食欲都没了。”

怪物:……

敖广:……

那怪物化作人形,完全就是个被拍扁的铅球,身高一米五,身宽两米四,塌眼歪鼻,龇牙咧嘴,满脸横肉,龟壳被他当做帽子顶在头上,从缝隙中依稀能看到几根稀松的黄毛。

这已经不是一个丑字能形容的了,要是把他搁后世地球上,一定会被51区抓进去。

“呵呵,皮囊不过表象,这洪荒,唯有实力才是道理!”丑男浑不在意,拍着圆滚滚的肚子,目露邪光,贪婪的扫视两人。

“贫道可不是龙族,你也想吃?”胡杨玩味的笑着。

“吃了四万年龙,换换口味也好。”丑男舔了舔嘴唇,恶意已不加掩饰。

“他……他……他要吃我们?”憨憨龙吓得脸色惨白。

胡杨招招手,“靠近些,来看看你祖宗。”

丑男诧异不已,“你认得我?”

胡杨笑眯眯看着他,微微颔首,“祖龙第五子,饕餮,可对?”

天道之眼下,怎么会不认识?

打看到这玩意第一眼起,胡杨就觉着他非常讨厌。

前世时胡杨以美食家自诩,自认是个老饕,而眼前这位是真正的饕餮。

只有同行才是赤裸裸的仇恨,吃货也是如此。

好家伙,四万年呐!这得被他吃掉多少龙?

想想外头的那方圆百里的龙尸龙骨,胡杨就一阵阵揪心的心疼,哪怕给我分一半也成啊!

“祖……祖龙之子??”敖广瞪大龙目,瞳孔之中似有火光闪过。

“自然!”胡杨冷笑连连,“你以为这阵法为何从四万年前开始变得不稳?需要献祭龙族才得以维持?还不都是你这老祖宗搞的鬼?”

饕餮没有否认,笑呵呵流着口水,时不时舔舔嘴唇,仿佛两人已经是他盘中美味。

敖广明显难以相信,“何以至此?”

“他想做先民!”胡杨一指饕餮,“先天之气无法传承,但总有歪门邪道想要逾越这条规矩。”

“那是我父亲的力量。”饕餮的脸色变得有些阴郁,“我从我父亲那里继承些遗产,不为过吧?”

话虽如此,但饕餮的做法实在太过毒辣。

他的天赋神通是吞天食地,吞噬万物,他欲以此神通来吞噬祖龙残躯上的先天之气,可先天之气哪是那么容易被吞掉的?他花了四万年时间都没有成功。

海眼之内没有天地元气,饕餮又是个大肚汉,时常感到饥饿,为了弥补元气亏空,他竟然丧心病狂的将主意打到了后辈子孙身上!

每当饕餮感到饥饿,他便震荡祖龙残躯,使阵法不稳,迫使海眼之外的龙族进行献祭。

胡杨在海眼之外看到的无量光芒,是混沌之气入侵的迹象,而吞噬万物的黑洞,就是饕餮在施展神通。

“为何只选龙族来吞?”胡杨不解问道。

“同根同源,终究会好消化些。”饕餮满不在乎。

敖广遍体生寒,早已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想到,龙族填海眼的罪魁祸首,居然是因为他们老祖宗饿了!

真相竟然如此残酷。

想想死去的龙族先烈,想想一路走来看到的尸骸遍野,敖广心都在滴血。

胡杨了然地点点头,目光看向饕餮头顶的龟壳,“那是霸下的壳吧?他可是你亲兄弟,也被你吃了?”

霸下,祖龙第六子,似龟有齿,乃祖龙与龟说生,喜好负重,后世总是被刻在石碑下面。

饕餮龇牙笑着,“老六实力不咋地,但他的壳防御力不错,能帮我挡着这阵法和混沌之气,我当初进来时实力稍稍有些不足。咦?你们是如何进来的?一个金仙一个天仙,竟能毫发无损地通过这阵法?”

“啊……我要杀了你!”敖广终于憋不住了,仰天怒吼,一对龙目之中竟然射出两道火焰,笔直射向饕餮,只是稍稍碰触,便如跗骨之蛆一般缠上了他。

饕餮诧异地瞥了敖广一样,随手拍灭火焰,“有趣,涅槃之火?一头掌控凤族圣焰的龙,嘿嘿,味道应该不差。”

胡杨拉住想要冲上去拼命的敖广,“清醒点,他可是准圣!”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