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言情 > 墨爷天天都想吃软饭 > 第170章 青面蛟龙

墨爷天天都想吃软饭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真千金她又美又飒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情生意动 他家小祖宗最甜啦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七零之福妻当家 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 战王妃人狠话多

郡王府

守着大门的青龙石雕已然不在。

风景秀丽的王府院内,除了大黑和大白,多了一个身穿青衫的男子。

他俨然是一副古代人的打扮,身材壮硕,肤色是那种十分健康的小麦色,一双漆黑的眼珠时而闪过墨绿,有一种大隐于市朝的倨傲之色。

“小青,以你的本事,控制得了大自然吗?”

小青是条化龙失败的青面蛟龙,差点死在湖边,被孟晚救下。

他的性子,是孟晚遇到过最狂野的,又很暴躁,遇到不爽的事,简单粗暴地引雷劈你。

孟晚的天雷符,也是和他斗法中学会的。

想让这家伙乖乖听话,不做危害人类的事,就得先把他打服才行。

被孟晚的天雷劈了得有一百多次吧,这家伙终于老实了,后来孟晚随褚庆帝入了宫,小青就一直给她守着宅子。

这一走,便成了永别。

直到前世的孟晚死前,都没有再见过小青。

后来,小青知道她不在了,野蛮暴戾的性子再也收不住,发誓要让整个大夏跟着陪葬。

暴雨整整下了七天七夜,大夏子民死伤无数,这也是历史有名的一次天灾。

要不是孟晚引小青去了一趟地府,知道她还算好,指不定会对大夏会造成怎样无法估量的损失。

那之后,小青便化作青龙石雕,在郡王府门外守着,从未离开。

小青也是本事最大的精怪,毕竟还有一步,就是真龙了。

孟晚需要的龙鳞都能在小青身上取,可惜……差一点。

因为造成了那场天灾,他身上已经没有功德,无法继续修行,自然也不能化龙。

那时候就是没有维安局,否则他这种,都会被处以极刑。

“雷、电、雨,尚可,其他,不能。”青衫男子一脸冷漠,“又有,唤我孟青郎。”

这是八百年后,小青第一次化形。

而且还是在他的小主人面前,心里明明已经高兴的像只二哈一样狂奔,面上却没有显露半分。

孟,是随了孟晚的姓氏。

青,是取自青龙的青字。

郎,就是小青自己给自己加戏了。

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女子都会给心爱的男子后面加一个‘郎’,以表亲昵。

于是乎,小青就开始执着于孟青郎这个名字。

而坐在他身前的小姑娘,显然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点头道:“好的小青,那你可认得什么能操控大自然的精怪?”

小青:“……”

显然,小主人是只听到了前半句。

“孟青郎。”小青纠正着,特意把话放在前面。又一脸严肃地道:“西北海之外有神,人面龙身而赤其眼,及视乃明,不食不寝,是谓烛龙,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

他文绉绉地说了一堆,大黑和大白二脸懵逼,“说人话,能死?”

小青:“……”

他想狠狠踹这只臭乌鸦一顿!

刚来的时候……还骑在他头顶拉屎!乌漆嘛黑狗东西!不是什么好鸟!

孟晚却在凝神思考,“这么说,这世间唯有烛龙能做到掌控自然?”

小青依旧高冷,“是。问这作甚?”

大黑:“我还做腰子呢!这是二十一世纪啊大哥!你这样出门是会被打的!”

小青那张本就黑的脸,顿时更黑了。

瞳仁闪过一抹暗绿色的光,他不动声色抬起脚,踹在大黑的屁股上,“鸟喙多言,该打。”

这是骂他乌鸦嘴?!

“你奶奶个球!”大黑怒。

“其祖尸积,亦无丸。”小青一本正经地说自己的奶奶仙逝了,也没有球……

孟晚被他们吵得头疼,墨砚又不在,只能赶紧转移话题,“你能控雨,可以控水吗?”

“自然。”小青收回视线,一脸傲娇地扬着下巴,看向孟晚,“小主人而有事相求?”

小青就是这种死傲娇,高兴的时候不说高兴,生气也不让你看出来,总之是属驴的,得顺毛捋。

若是让他做什么是,自然是要夸奖一番的。

“对,我认识的精怪中,数你本事最大,所以小青,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孟晚站起身,拍了拍小青的肩膀。

小麦色的脸,微微泛起一起红晕,不过皮肤黑,也看不出来。

小青轻咳一声,纠正道:“孟青郎。”

“什么狼?可是门口那只青龙石雕?”

不等孟晚被纠正过来,门外缓缓走进来一个颀长的身影。

墨砚手中拎着各种各样的小吃,甜的、咸的、辣的、臭的,应有尽有。

两个小时之前,墨砚将孟晚送到郡王府门口,便去给他的小姑娘买好吃的去了。

因此并没有看到小青化形。

但刚刚回来的时候,门口的青龙石像不翼而飞,想到小姑娘回来的目的,他便猜出这个古代人打扮的男子,是化形后的小青。

小青一看到墨砚眼中那幽暗的绿光更加明显,“汝乃小主人选之夫?”

作为八百年前小主人和那个褚庆帝之间的见证者,后来小主人入宫进了占星殿,他便再也没有见过,连尸体都没见着。

据说,是那个狗皇帝做了对不起小主人的事情,那就让他的天下作为陪葬!

可惜,最后还是小主人心善,阻止了他。

但小青对人类的雄性生物,没有任何好印象。

他上前一步,挡在小姑娘身前,“汝听之,吾家主人不可无人护持之,倘汝负之,吾便取你狗命!”

孟晚听他说完,已是一头冷汗,生怕两个强势的人会打起来。

他的意思是,自己是有人护着的,要是墨砚辜负了她,定会要取墨砚的狗命。

幸好是古语,墨二爷应该听不懂吧?

孟晚连忙冒头,对墨砚做了个压压火的动作。

可出乎她预料的是,男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郑重其事地保证道:“晚晚,当是吾之命。”

在场的,除了小青都傻眼了。

感情这男人不但能听懂,还能从善如流的对上话?

但也不符合墨二爷的性格啊,小青可是说要取他狗命诶!

墨砚自然知道小青对他家晚晚的重要,所谓的爱屋及乌,对于她身边的人,皆是尊重。

况且,他在梦中曾经见过化形后的青龙……

------题外话------

还有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