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燕归的八零年代 > 第1516章 我们结婚吧(大结局)

燕归的八零年代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 医行天下(乡村小神医) 透视小神医 我真是太阴险了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狂吴雨晴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狂 陈狂吴雨晴 都市之修罗战神 都市之修罗战神楚惊蛰 都市之修罗战神楚玉

岳晴照此时轻声说:“你舅妈年青的时候心思就深,以前还坑了我好几回,她要不坑我,当初我也不会一见到她就想跟她吵架。”

“她在帝都的时候,虽然经常在笑,但是我看到的却是她一直在哭,她离开帝都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一次可能是我和她的永别。”

“我不是没想劝她,却也知道她的性子,她一向人倔强,从来都听不进去别人的劝,我也看得出来,她活得十分艰辛。”

“只是有件事情我还是错看她了,以前我只知道她和舅舅相情相悦,却不知道她用情那么深。”

景燕归一边烧着纸一边说:“舅妈这一次算是惊到了我们所有人……咦,妈,你这做的是什么?”

她伸手拿起一份画出来的饭菜,看着十分可口。

岳晴照回答:“你舅妈总是嫌弃我的饭菜做得不好吃,我这一辈子在厨艺上应该是不会有太大的进展了。”

“但是我也不想让她小看了,我虽然做不好饭菜,但是我会画啊!我给她画一堆好吃的烧给她,告诉她,这些全是我做的,亮瞎她的眼!”

景燕归:“……”

她突然发现自家亲妈的好胜心好像有点强。

她在里面翻了翻,又翻出一堆画的生活起居用品,各种各样的衣服首饰,虽然是纸做的,但是十分精致。

她忍不住问:“妈,这些该不会也是你画的吧?”

岳晴照点头:“对啊,都是我画的,为了画这些东西,我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好了。”

“等下次有空,我再给你舅妈画一台飞机,然后再给她画一大堆的油,这样她想飞哪里就可以飞哪里了。”

景燕归:“……”

她被岳晴照的这一堆操作惊到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还能这么干!

只能说,她亲妈是作家,脑回路异于常人。

她觉得如果这些东西烧了后花向晚能收到的话,那么往后花向晚应该是地府里最富的那一个。

第二天景燕归又去看了陆老爷子和陆老太太,他们看见她都很高兴,各种问她在国外发生的事情,她都一一回答。

陆老太太看着景燕归说:“一年多没见,燕归看起来似乎比出国的时候要瘦了不少,却也显得更加利落了。”

“孩子,你也别把自己弄得太累,该休息的时候还得休息!”

陆老爷子也说:“你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你爸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还是个糊涂蛋,往后放松一些。”

坐在一旁躺枪的陆沉渊:“……”

他什么都没有说,这话题还能扯到他的头上!

景燕归轻笑了一声:“爷爷奶奶放心,要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陆沉渊问她:“回国后还适应吗?”

景燕归笑着说:“这里原本就是我的家,我当然适应了,回来看到你们,我心里格外的踏实。”

陆沉渊听到她这话笑了起来,她又说:“我这一次想申请提前毕业,毕业之后会和弦之结婚。”

他们三人都有些意外,却也知道她和方弦之谈了这么多年的对象,要结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陆桥东如果要结婚的话,他们还能说上几句话,给点意见,但是她的话,他们倒不好多说什么。

陆沉渊问她:“你妈同意吗?”

景燕归点头:“妈说弦之待我很好,我嫁给弦之,她也是放心的。”

陆沉渊虽然心里很舍不得她这么早就结婚,但是这是她的决定,他就不会多加干涉,他轻点了一下头:“你想好了就行,弦之的确很不错!”

“方家那边你也不用管他们,方老头要是又要做妖,还有我和你爷爷在,绝对不会让他欺负你。”

景燕归笑弯了眼睛:“好!”

她从陆家出来之后又去看了一下她的药厂,她不在这里的一年多,苏柏青把药厂打理得很不错,如今药厂的销售额已经十分可观。

这一年的时间,苏柏青就为药厂拿下了帝都龙头企业的荣誉,十分难得。

她到办公室的时候苏柏青正在打电话,有一批药材的质量有点问题,他正在和供应商那边交涉。

景燕归听他说了一些后在心里感叹,现在药材的品质越来越难控制了,建药材生产基地这件事情已经迫在眉睫。

她出国的这一年,终究还是耽搁了很多事情。

苏柏青挂完电话后还在那些骂骂咧咧:“这些个龟孙子,整天就想着糊弄我!以为药材差一点我分辨不出来!”

他骂完后又看了景燕归一眼:“你可算是舍得回来了,这一年我都快忙死了!”

景燕归朝他微笑:“晚上请你吃大餐,不知道苏大哥肯不肯赏脸?”

苏柏青笑着说:“本来今晚很忙的,不想出去,不过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跟你吃顿饭!”

景燕归笑了起来,让他去安排几桌。

她刚从国外回来,药厂里的这些骨干这一年有换了不少,刚好趁这个机会认识一下。

晚上吃饭的时候景燕归见到了于露,她如今已经是销售部的主管了,这一年来,于露的成长十分明显。

来的路上,苏柏青跟景燕归八卦了一路,一直在说于露收拾于归的事情,也不知道于露用了什么手段让于归和她的母亲离了婚,还把于归从家里赶了出去。

除此之外,于归还丢了工作,现在的日子过得十分不好,据说还染上了赌博,他的亲生儿子也不认他,他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于归曾到药厂来找过一次于露,于露出去见了他一面,说了几句话,从那之后,于归就再也没有来过。

苏柏青对这件事情有些好奇,问于露是怎么做到的,毕竟于归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让他放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于露只是抿唇一笑,并没有回答苏柏青的问题。

景燕归听到苏柏青的那些话倒没有太过意外,她之前就看出来于露十分不简单,之前因为有田思华拖累,所以很多事情于露没法做。

田思华的病好之后,于露就能无后顾之忧地收拾于归。

而景燕归在见识过花向晚的手段后,再看到于露这样的手笔倒十分淡定和冷静,她们都是苦命人,只要给她们一点机会,她们都能牢牢地握住。

一年多没见,于露看起来比之前要爽利了不少,脸上的青涩也淡了,透着几分精炼的味道,隐约有了职场白骨精的气息了。

吃饭的时候,于露过来给景燕归敬酒:“景总,多谢你肯给我一个机会,我先干为敬!”

景燕归其实平时不太喝酒的,此时看到于露的样子笑了笑,浅抿了一口说:“你要谢的人不是我,是你自己。”

于露先是一愣,继而一笑,再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那我就敬自己一杯!”

景燕归失笑,如今的于露已经没有初见时的懦怯和惧怕,整个人意气风发。

她看着这样的于露,就觉得陆桥东把于露带回陆家的话,估计不会有人反对他们在一起了。

只是不知道现在的陆桥东,有没有俘获于露的心。

这顿饭大家都吃得很开心,药厂里的那些骨干能力都不错,景燕归突然就有点明白苏老爷子之前对苏柏青的评价了:

没有学医的天分。

景燕归以前觉得苏柏青的在学医这方面其实还不错,现在却觉得苏柏青的医术和他的管理才能和识人能力放在一起,的确显得没有那么出色。

景燕归第二天回到学校的时候,蒋林芳已经帮她把大三和大四的课本全部都借过来了。

景燕归看到堆得高高的课本也有些头大,却表扬蒋林芳:“你这效率可以啊!”

蒋林芳嘿嘿一笑:“学长和学姐们一听说是给你借书,他们不知道多配合,说你摸过他们的书之后,他们也能沾一点你的才气。”

景燕归:“……”

她竟有些无言以对。

蒋林芳在旁问:“你从哪本开始?”

景燕归随手拿起一本古代文学就看了起来,蒋林芳最初也在旁边跟着看,看了一会后就放弃了。

因为她完全跟不上景燕归看书的节奏,她一页一页地翻过去,翻得不算快,却绝对是蒋林芳看不完的速度。

白苗苗在旁说:“林芳,你还是去看你自己的书吧,省得一会燕归看完后,全会了,而你的期末考试还得挂科。”

蒋林芳朝白苗苗呲了一下牙,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抱着书去啃了。

景燕归看到她的样子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继续看书。

景燕归一年多没有上课,缺下的课程不算少,好在她的底子不错,再加上她不错的记忆力,要捡起来并不难。

在这种情况下,她自学的效率比老师们复习的效率要高得多。

她每天都在自习教室里自学,进步很快。

蒋林芳也想学她自学,只是跟她学了一上午之后就放弃了,自己一个人看书真的太无聊了!

很快就到了考试的时候,景燕归考完之后见蒋林芳耷拉着脑袋,便笑着问:“你这又是怎么了?”

蒋林芳扑进她的怀里就开始哭,白苗苗在旁边笑着说:“还能是怎么?肯定是考砸了啊!估计这学期又得挂科了。”

蒋林芳扁着嘴说:“我爸说,这学期再挂科就要揍我了!”

她这么一说,众人反倒都笑了起来。

蒋林芳又试探着问景燕归:“你今天考得怎么样?”

景燕归想了想后说:“还行。”

她的考试相对来讲有点特别,大学里的课程是要按课程来考的,梁教授说让她跟大四的学生一起考,其实她考的门数比大四的学生还要多一点。

因为大三和大二下学期还有几门科目要学习,这些都得补上。

蒋林芳听到她这句“还行”就更加哭丧着脸了:“别人说还行是没有把握,燕归说还行那就全是谦虚!”

“你们等着吧,她的成绩一出来,估计都是好到暴!我以前觉得大家都长一个脑袋,不会有太大的差距,现在却知道,同样是个脑袋,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众人听到这话都哈哈大笑起来。

考试成绩很快就都来了,蒋林芳看到成绩单的时候哈哈大笑起来,她以为会挂科的那门课,居然刚刚考了六十分。

她开心地转身就把白苗苗抱了起来:“我过了,我这学期没有挂科,燕归真是我的福星!”

白苗苗被她转得头晕,十分不客气地打击她:“就算燕归是你的福星,你之前挂科的还得补上!后面还有一年,到时候看谁能保得了你!”

蒋林芳:“……”

她莫名觉得压力好大,前途一片黑暗。

白苗苗却又拉着她说:“走走走,我们去看看燕归考得怎么样?”

景燕归的考试相对特殊,成绩也不会贴出来,而是由梁教授改完试卷后直接通知她。

此时梁教授看着手里统计出来的分数直叹气,景燕归这一次的成绩虽然不像之前在学校里上学的时候那么亮眼,科科满分。

但是这一次也有两科满分,余下的分数都很高,就算拿不到每学年的第一名,那也是在全系前三。

而这成绩不过是景燕归回国后,突击学了十几天的结果。

这种成绩,让梁教授再次生出让景燕归读研的想法,可惜的是,她知道景燕归根本就没有读研的打算。

校长的电话打过来问:“景燕归同学的成绩怎么样?”

梁教授把景燕归的分数告诉校长后说:“她应该会成为我们学校第一个提前毕业的学生。”

校长笑了笑:“她的水准已经达到毕业线,再把她留在学校也不过是浪费她的时间,让她准备毕业论文和毕业答辩吧!”

梁教授叹气:“我还是觉得有些可惜了。”

校长倒比她想得开的多:“这种事情勉强不来,她本身就和其他的学生不太一样,留她在学校是真没有那个必要了,倒不如送她这个人情。”

“往后我们要是病了,去找她看病,她也不能推托。”

梁教授听到这话也笑了起来:“您说的有道理!”

她挂完电话后就把景燕归喊了进来,她也没跟景燕归说考试的成绩,只让景燕归去准备毕业论文和毕业答辩的事情。

景燕归点头答应,现在距提交毕业论文和毕业答辩只有几天的时间了,整体来讲,时间还挺赶。

梁教授看了她一眼,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景燕归出去的时候刚好遇到赶过来问她成绩的蒋林芳,她便说:“梁教授也没有说我考了多少分,只是让我去准备毕业论文。”

蒋林芳:“……”

她知道这就意味着考试全部都考过了!

她深吸一口气说:“燕归,我觉得我这会真的好嫉妒你!”

景燕归摸了摸她的脑袋:“你也很聪明,稍微努力一点也能考出好成绩的,加油!”

蒋林芳叹了口气:“不管我是否愿意承认,我都不得不承认,学习这事是有天份的,而我就是没有天份的那个!”

毕业论文景燕归之前就有构思,写起来也格外的容易,到指定的时间时,她就把毕业论文交了上去。

梁教授看完她的毕业论文后又是叹气又是欣慰,她比梁教授想的还要优秀,这篇毕业论文的水平很高,要文采有文采,要内容有内容,是梁教授这几年见过的最好的毕业论文。

到毕业答辩的那天,方弦之抛下公司的事情,在外面等她。

不仅他来了,岳晴照也来了,景燕归的室友也全部到齐。

他们在外面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景燕归就笑着从里面走了出来。

方弦之问她:“是优秀毕业论文吗?”

景燕归点头,方弦之的嘴直接咧到了耳朵根:“燕归,恭喜你!”

景燕归笑盈盈地看着他,眼里似有满天星海,她笑着说:“弦之,我们可以结婚了!”

方弦之一向情绪内敛,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没能忍住一把将她抱起来转了个圈,然后把她放下来说:“这话我觉得还是由我来说比较好。”

他说完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约有一克拉的大钻戒问她:“燕归,愿意嫁给我吗?”

景燕归的眼里满是笑意:“我愿意!”

方弦之拿起钻戒为她戴上,然后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开心地说:“我们要结婚了!”

岳晴照在旁看着他们相拥在一起的样子,脸上溢满了笑容。

她看着这样的他们,让她想起了她年青的时候,当初她也有过这样的青春,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蒋林芳在旁带头喊:“亲一个!”

在这个年代,当众亲吻是一件有点惊世骇俗的事情,只是大学校园里,对这件事情接受度要高得多。

朝气蓬勃的校园,飞扬的热情,明媚的青春,所有的一切似乎又都是刚刚好。

白苗苗跟着喊:“亲一个!”

四周围了不少的学生,景燕归和方弦之都是帝都大学里的名人,关于他们的恋情,学校里早就传开了。

今天景燕归申请提前毕业的事情不少人都听说了,跟她一起参加毕业答辩的学生,对于她的才华除了佩服就是佩服。

此时众人看见他们相拥在一起,那是真正的郎才女貌,无比登对,他们便也跟着起哄:“亲一个!”

方弦之看向景燕归,见她的脸微微泛红,却透着极致的明妍娇柔之色,他等了她好多年,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他敛了脸上的笑意,却也掩藏不住他眼角眉梢的喜悦,他十分认真的微微低下头,亲上她的额头。

景燕归满心的喜悦无法化开,伸手抱着他,在他亲过来的时候,轻声说:“弦之,我爱你!”

方弦之的心头剧颤,她极少情绪外泄,平时很少会说喜欢的话,此时说出这句话来就显得格外的珍贵。

他看着她说:“燕归,我也爱你。”

四目相对,是满满的情意。

他们的身边,是恣意飞扬的青春。

他们相信,往后的余身有彼此相伴,他们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那个人!

(全文完)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