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 > 1850美洲黄金大亨 > 第一百二十一章:总统之怒

1850美洲黄金大亨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猛卒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人间苦 东晋北府一丘八 大隋幕僚长 1255再铸鼎 承包大明 海贼里的第四天灾 战婿归来(魏南风云曦月) 魏南风云曦月

菲尔莫尔非常地愤怒。

事态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梅森上校出发前,他和战争部传达给梅森上校的命令中再三强调不能开火。

可结果呢?

梅森上校麾下那个叫做谢尔曼的小上尉不仅开火了,还屠杀了洛杉矶的平民,将整个联邦政府都推向了民众的对立面。

建国七十多年以来,联邦政府的形象从未如此糟糕过,这件事情要是不能够妥善处理,他菲尔莫尔不要说连任, 恐怕合众国历史上最差劲的总统桂冠也非他菲尔莫尔莫属。

菲尔莫尔自认为自己是个处变不惊的人,毕竟这么多年来,从一个佃农到总统,他是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走来的,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

只是这一次,面对难以收拾的局面他也手足无措。

“陆军部和国会绕过我们给梅森上校写了几次信, 卡尔霍恩议员也以私人的名义给梅森上校写过信。”

白宫的总统办公室内,康拉德部长向菲尔莫尔发表了他的观点。

他认为这件事情不应该由政府和战争部负责,国会和陆军部绕过总统先生和战争部给梅森上校传送书信,才是酿成这起惨剧的元凶。

对于国会的无视,菲尔莫尔感到非常地愤怒,如果不是国会一意孤行,情况也不会变得如此难以收拾。

“逮捕谢尔曼交给军事法庭审判,我们需要给加利福尼亚和洛杉矶的遇难者一个交代。”

菲尔莫尔拿起烟斗抽了一口烟以缓和他现在糟糕的心情。

谢尔曼这个罪魁祸首是必须要严肃处理的,哪怕是将他送上绞刑架也在所不惜。

菲尔莫尔查阅过谢尔曼的资料,西点军校的优秀毕业生,美墨战争时屡立战功,是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不过他的优秀和战功不足以抵消他在洛杉矶犯下的罪行。

还有吃里爬外的陆军部,也需要严肃处理,否则其它部的部长们也不会把他这个总统当一回事,菲尔莫尔必须杀鸡儆猴。

“陆军部的部长和副部长就地解职,成立一个调查组,认真调查陆军部还有哪些官员参与了此事。”菲尔莫尔说道。

“卡尔霍恩议员呢?卡尔霍恩议员已经身患重病,而且脑子有点不清楚,我想他不适合再担任参议院的议员。”

康拉德对那位总是倚老卖老的卡尔霍恩议员早就有意见了, 他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将这个老家伙赶出国会。

菲尔莫尔又何尝不想?他有时候甚至觉得, 这些倚老卖老议员在国会是这个国家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需要予以清除。

不过他是总统,动不了卡尔霍恩议员。

而且卡尔霍恩作为元老级别的议员,他在国会的印象力实在太大了。

大到他提出的议案非常荒唐都有年轻的议员支持,在某些年轻议员眼里,自己的前程远比合众国的未来还要重要。

不过他相信,经此一事,已经身败名裂的卡尔霍恩很快就会失去他的参议院资格,滚出参议院。

“对于这位晚节不保的老议员就由他去吧。”菲尔莫尔云淡风轻地说道。

卡尔霍恩这个老不死的交货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已经没多少日子好活了。

他犯不着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以免惹的一身骚,对自己造成负面影响。

“韦伯斯特先生,我听说华尔街那边已经把加利福尼亚的土地全部卖出去了?”

菲尔莫尔放下烟斗,看向一旁的国务卿韦伯斯特。

“是的,总统先生,全部卖出去了。”

韦伯斯特年事已高,他的身体也不是很好,他靠在松软的沙发上回答了菲尔莫尔的问题。

“他们是真的心急啊,真当加利福尼亚州政府不存在么?”菲尔莫尔冷笑一声说道。

如果加利福尼亚是准州地区还好说, 毕竟准州地区的土地名义上还是属于联邦管辖。

但现在加利福尼亚已经拥有了他们的州政府,从法律上来将,这些土地应当属于加利福尼亚州政府。

那些人依旧漠视加利福尼亚州政府的存在,火急火燎地在华尔街购买加利福尼亚的土地,实在是太过张狂了。

“这是成功竞标的名单,您可以过目一下。”

韦伯斯特不便起身,他将手中尚未拆封的文件袋交给一旁的助手,让助手转交给总统先生。

“这份文件是财政部部长让我转交给您的,财政部现在正在筹措德克萨斯州的补偿款,希望德克萨斯州在收到补偿款后能够从新墨西哥地区撤兵。”

“现在筹措给德州凑集补偿款已经晚了,让财政部省省吧。”

菲尔莫尔拆开文件袋,拿出里面的文件阅读了起来。

上面的名字都是一些老面孔,竞标这些土地的大多是纽约州的老贵族们,康涅狄格州、马萨诸塞州、华盛顿特区以及弗吉尼亚州的部分家族也参与了此事。

不过其他州参与这件事情的家族和财团并不多,这些州的家族和财团在这次土地竞标中获得的土地加起来都没有纽约的那些老贵族多。

由此可见还是纽约州的那些老贵族主导了此事。

菲尔莫尔继续往下看,等看到最后一行时,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876万美元!

在这些人眼里加利福尼亚那些埋藏着黄金的土地只值876万美元!

也就是说将整个加利福尼亚卖给这些人都不够支付德克萨斯州的补偿!政府承诺给德克萨斯州割地的补偿是1000万美元。

这些贵族们可真是慷慨啊。

“这些给纽约市贫民窟的贫民们降租15美分都要在报纸上大书特书的家伙们可从来都没让人失望过,他们愿意为加利福尼亚的土地支付876万美元,那些土地下可埋藏着黄金!”

菲尔莫尔将手中的文件愤怒的拍在办公桌上。

坊间现在传言在加利福尼亚的那些淘金者中,仅梁耀一人现在身价就已经超过了千万美元,成为了西部第一个千万富翁。这还不包括其它的淘金者。

千万美元是什么概念呢?目前美利坚可以确定身价过千万的人只有两个。

一个是纽约大地主阿斯特家族的巴克豪斯,也就是小阿斯特,另一个则是纽约船王,人称海军准将的范德比尔特。

如果传言属实,梁耀将是美利坚历史上第三个千万富翁,不过考虑到梁耀持有大量的黄金。

梁耀手上的流动资金或许比两位老牌的千万富翁还要多。

毕竟土地是阿斯特家族的主要资产,巴克豪斯不会将大量的钱存在银行里,而是会将他的钱换成土地。

范德比尔特也有很大一部分资产是船只和投资公司的股份,手中的现金绝不会超过千万。

这两人虽未千万富翁,但他们的固定资产比较多。而想要将固定资产变现,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

“fuck!”

一向老成持重,很注重自己形象的韦伯斯特在得知876万美元这个数字的时候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他早就知道收回加利福尼亚的土地并不会那么顺利,他非常理智,没有参与到这件事中。

韦伯斯特有料到加利福尼亚的土地卖不了多少钱,但1000万美元都没卖到属实出乎他的意料。

“国会那边要继续闹就由他们闹吧,我选择站在加利福尼亚这一边,根据宪法我们也理应站在加利福尼亚这一边,合众国政府尊重并保护公民合法的私人财产。”

总统和政府的形象非常糟糕,国会上山庄外,阵阵抗议声和粗鄙之语传入菲尔莫尔的耳中。

他决定冒着危险向这些抗议的人传达自己的观点,向他们发表演说。

或许在连任的竞选中,今天的冒险还能够为他争取到一些选票。

“韦伯斯特先生,恕不奉陪,我想是时候平息一下人民的怒火了,我需要起草一份演讲稿一会儿向国会山庄外的抗议人群发表演讲。”

“的确如此,事态需要迅速得到平息,哪怕是付出一些比较大的代价。”韦伯斯特赞同菲尔莫尔的观点。

“英法两国大使对发生在加利福尼亚的事情格外的关心,我听说他们已经派人和加利福尼亚方面接触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加利福尼亚的事情怎么说也是美利坚的家务事,但要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大英帝国参与进来,那就麻烦大了。

“这件事情我也听说了,巴林银行和法兰西银行的两位银行家造访了圣弗朗西斯科,听说他们还带了两船军火到加利福尼亚。我的上帝,但愿这些军火不会派上用场。”菲尔莫尔表情忧虑地说道。

他努力促成妥协法案通过,就是为了避免内战的发生,他不希望在他的任期内,美利坚爆发内战、发生分裂。

一旦英法参与到加利福尼亚的事情中将会引起一连串连锁反应。

届时,有加利福尼亚这个典型,保不齐其他有想法的州会将蠢蠢欲动付诸行动,也和英法眉来眼去。

一定要以最快的时间解决这件事,不能让英法有可趁之机,这是菲尔莫尔总统现在的想法。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