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言情 > 春光锦 > 第64章 大方帕子(一更)

春光锦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真千金她又美又飒 夫人每天都在轰动全城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情生意动 他家小祖宗最甜啦 快穿之养老攻略 重生七零之福妻当家 每天被迫和大佬谈恋爱 战王妃人狠话多

回到家,沈初夏找到沈老爷子,“爷爷,我爹最近几年给你寄的书信有带在身边吗?”

沈老爷子摇头,“没带,怎么啦?”

沈初夏没有隐瞒老爷子,“摄政王并不想让我见爹。”

“什么?”老爷子吃一惊。

“可是摄政王也没有定父亲的罪,却一直把他关在大理寺,难道因为逃走的楚王?”

沈老爷子一阵心慌,连连摇头,“我的儿子我了解,他只会忠于朝庭,决对不会勾结反王。”

可是今天,她只是小小的试探了一下季翀,他的反映就那么大,难道沈锦霖的罪比勾结反王还要大?

出了老爷子书房,沈初夏正思考如何再次了解沈锦霖在京城的情况,木槿一脸紧张的跑过来,小声道,“小娘子,昨天晚上,好像有人进了房间翻东西。”

沈初夏下意识看向围墙、门口,“难道因为大伯娘的铺子人来人往,招贼了?”

木槿刚想点头,又摇头,“没丢东西,不像有贼。”

“那就是你眼花了。”沈初夏不以为意,伸个懒腰,问,“晚上吃什么?”

“夫人说熬小米粥。”

中午火锅吃的上火,正好,沈初夏高兴的点点头,“沈明熙呢?”

“跟周围小屁孩一起玩。”

“哦。”她准备去泡茶。

木槿站着没动,“要说什么也没丢,也不对。”

“……”沈初夏转头看向她。

“那个贵人送的帕子好像不见了。”

“什么贵人?”

“就是那个贵人?”木槿指向泡桐泡院方向。

沈初夏嗤笑一声,“他没送过我东西。”

“那大方帕子是你买的?”

这下沈初夏终于想起被人撞入怀的大方帕子,“也不是,路上捡的,丢了就丢了。”她根本不以为意。

“哦。”原来是捡的,木槿也不在意了,连忙抢着去给主人泡茶。

巷子口,沈明熙与一帮大大小小的少年玩成一团,虽然他才七岁,却领着众多孩子玩,俨然是个孩子王,一手负后,一手指着十二三岁的小子叫道,“你——躲到树后面,等王小三过来就偷袭,一旦成功,就往死了打,知不知道?”

“……”十二三岁小子心道‘往死了打’这也太狠了吧,期期艾艾未动。

明明沈明熙只有七岁,和同龄的孩童相比,行为却有章法,举止端正,一看就是在富贵优越家庭长大的孩子。

“我再说一遍,赶紧躲到树后面。”此刻,他面容严肃、语带气势,望向高他一头的少年,一股孤高的王者之气。

十二三岁少年被他慑住了,吓得后脊背一凉,连忙溜到大树后躲起来,不折不扣执行他的命令。

指挥动高他一头的少年子,沈明熙并没有眉开眼笑得瑟,他的表现远远超出了七岁心智,像是天生的领导者。

青鸾一直避在一边,等儿子处理完事情,她才上前,“熙儿……熙儿……”小跑跑到儿子身边。

七岁的孩子个子还不高,她蹲下为他整理玩闹时凌乱的发丝,小小少年,前庭饱满,五官清秀干净,凤眼狭长,鼻梁挺直,唇形优美,十足的俊俏小儿郎。

“你怎么来了?”沈明熙下意识望向自家院子,大姐不喜欢她娘,今天她在家,怕被遇到。

小小少年额头有汗,青鸾掏帕子给他试汗,被他伸手打掉,他掏出自己的帕子擦汗,擦完又要塞回去,被青鸾捏住,“娘给你洗洗。”

母子二人都拽着帕子。

沈明熙扁了下嘴,松了帕子,“不要弄丢了。”

大姐整天在外面混,听说还巴接了什么殿下,这帕子就是他送的,哼,也不带他出去,他很生气,偷她心上人的帕子作惩罚。

“是是。”青鸾得了儿子的关照,连忙小心翼翼的把帕子塞到袖袋里,把胳膊上的包袱递给他,“这是娘给你做衣裳,还有些你喜欢的甜食。”

沈明熙不吭不响接过她娘的包袱,转身回家。

青鸾站起跟着她。

“她在家,她不喜欢你。”小小少年头也不回。

青鸾定住脚步,抿抿嘴,一脸难过,“那你要听话。”

沈明熙并没有回她话,只留她一个小小的孤单而倔强的背影。

青鸾的泪水无声而下。

京城某酒楼

“主人,每一个出现过酒楼的人,我们都去他们住的地方翻了,尤其是那个得摄政王宠的假小子家也是细心翻了一遍,没有。”

“难道那人没进德云楼?”

“那季翀怎么会抓了周锦年呢?”

中年胖男冷笑一声,“姓季的搞不过那几个老臣,可是对其它人,他可从不手软,想抓就抓,想杀就杀,一点也不手软。”

“再把那天站在走廊里的人翻一遍。”

“是,主人。”

天气越来越冷,为了便宜爹,沈初夏不得不出门,这一次,她亲自打听沈锦霖到底触了何禁忌,既不审也不斩,这样一直关在大理寺算怎么回事?

刚要出门,被人拦在家门口。

来人上前就跪,吓得她跟兔子一样蹦到自家大门后。

“沈娘子请受江某(绮云)一拜。”

一对年轻人一起给沈初夏磕头。

这次能顺利赎出周绮云,一方面是江公子有银子,另一方面是沾了季翀的光,沈初夏觉了她除了运气好,还真没啥出力。

“沈小娘子千万别这样说。”江公子一脸慷慨激昂,“要不是你夸大苏大人与储老爷争风吃醋之事,那有那么多文人墨客进教司坊,又怎么会让你抓住科举机遇。”

“运气好而以,运气好而以。”沈初夏谦虚笑笑。

请二人坐到堂屋,镇宅的大家长照例是沈老爷子,江清玄掏出尾款,“这是五千两,还请沈小娘子收好。”

沈初夏摸鼻子,想到发怒而走的季翀,这五千两无论如何都伸不出手。

做事的是初夏,沈元两家人见她不伸手拿,也没人吭声。

沈老爷子更是没表示,能不能拿这五千两,他想孙女心里自然有数,他不会随意左右孙女的想法,也不会越俎代庖让人去拿。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