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 > 权宠娇娘 > 第一百五十七章、又一桩祸家之源

权宠娇娘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猛卒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人间苦 东晋北府一丘八 大隋幕僚长 1255再铸鼎 承包大明 海贼里的第四天灾 战婿归来(魏南风云曦月) 魏南风云曦月

晴月回来了,把手中的纸恭敬的递给了虞兮娇。

虞兮娇看到上面的字,唇角露出一丝淡冷,果然如她猜想的那样,抬头看向晴月:“说了是最近给大姑娘做的那几套衣裳?”

“奴婢说了,说最近给大姑娘做的几套衣裳,尺寸有些不对,奴婢要看看她们是不是记错了。”晴月禀报道。

虞兮娇点头,把手中的纸条往虞瑞文面前一伸,“父亲,请看。”

虞瑞文伸手接过,看了看之后,问道:“人呢?”

“侯爷,奴婢怕我们姑娘要问,就带了一个人过来,衣裳许多都是经过她手的。”晴月道。

王嬷嬷虽然是针线房的管事,但其实做事并不多,不过是因为她是钱氏的心腹,就手艺方向甚至还比不得针线房的一些普通的下人,像这种料子特别好,要求特别高的东西,王嬷嬷不太敢经手。

人被带了进来,也是一个婆子,看着精干的很,进门后看到被押在一边的王嬷嬷,愣了一下,她是被晴月带过来的,问的是纸条的事情,并不知道这里具体发生的事情。

“奴婢见过侯爷、大姑娘、三姑娘,周姨娘。”婆子进门规规矩矩的行礼。

“这纸条是谁给你们的?”虞兮娇看了看这个婆子问道。

“纸条是王嬷嬷给奴婢们的,当时正要给大姑娘准备做衣裳,料子拿过来,先要裁衣,王嬷嬷说就是按这个尺寸做的。”婆子没有迟疑,一五一十的道。

“往年做衣裳的时候,尺寸都是这么拿过来的?”虞兮娇继续问道。

“往年的时候,也是如此。”婆子点头。

“没有去给大姑娘量体再裁衣?”

“奴婢没有……王嬷嬷是不是去,奴婢们不知道。”婆子继续道。

“往年也是在大姐离开京城后,才会做衣裳?”

“基……本上都是的。”婆子老老实实的道。

“父亲,您看。”虞兮娇看向虞瑞文。

虞瑞文的目光从纸条上抬起来,沉声道:“拉过来。”

两个押着王嬷嬷的婆子急忙推着王嬷嬷过来,按跪下来。

“说说吧,这些衣裳都是给谁做的?这些尺寸是谁的?”虞瑞文的脸上不辩喜怒。

事到如今王嬷嬷哪里还敢隐瞒,再没有之前的嚣张愤怒,声音颤抖道:“都……都是给二姑娘……做,是二姑娘的。”

纸条上面清楚的记着的是二姑娘的尺寸,这事赖不了,上面还有最新的日期,甚至还会根据时间,时不时的调整一下,上面还记着调整后的尺寸,还有最后调整的时间,那个时候虞竹青肯定还没有回来。

虞竹青在外面耽误的时间长,钱氏担心虞玉熙长个,在虞竹青差不多回来的时候,会重新量过,更新最后的尺寸。

基本是不变的,不过偶尔也会小小的调整,针线房那边也是心知肚明,这件事情没拿到明面上说,大家都无所谓,原本就只是一个养女罢了,难不成真的抢了侯府嫡女的资源,她们奉命行事就是。“为什么这么做?”虞瑞文沉声道。

“这……是夫人的意思。”王嬷嬷慌乱的伏地,还想求情,却被虞瑞文打断:“来人,把这个狗奴才拉下去重责二十杖。”

侯爷发话了,两个婆子拉着王嬷嬷下去,直接就在院门外,按下就打。

不远处才来看热闹的习嬷嬷远远的看到这一幕,停下了脚步,眉头皱了起来,脸色微变,周姨娘怎么敢做这样的事情?

她原本是过来查看的,对付周姨娘夫人准备的很完善,不过是一个妾室罢了,还真的以为可以对抗夫人,眼前的一幕,却让习嬷嬷谨慎起来,周姨娘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当场处置夫人的人?

莫不是有什么变故?

抬眼看 了看厅房外的人,习嬷嬷忽然看到一个小厮,脸色大变,这是侯爷身边的小厮,仔细的查看了数次之后,确认是侯爷身边的小厮,习嬷嬷转身就走,此事有了变故,得早早的禀报夫人。

院门外的事情,厅房内并不知道。

“竹青,以后你衣裳的事情,让周姨娘帮着缝制。”虞瑞文看了一眼虞竹青,吩咐道,这事的确让他不喜,也明白这里面是钱氏的动作,但也不过是几件衣裳的事情,虞瑞文不觉得是什么大事。

看小女儿是在意的,那就让人敲打钱氏一番就是。

“父亲……”听虞瑞文说的轻描淡写,虞竹青咬咬唇,眼眶微红,张张嘴想自己解释,却在看到虞瑞文转过来的目光时,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她是养女,又向来不敢在虞瑞文面前告状。

虞兮娇却没那么多的顾忌,一看父亲的样子就知道父亲觉得这是一件小事,上前一步,开门见山的问道:“父亲,可知道大姐在外面的名声如何?”

虞瑞文一愣,抬眸看向虞兮娇,没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简单的几件衣裳,和名声有什么关系,虞瑞文还真的不清楚虞竹青的名声如何。

“父亲,所有人都在说大姐不识趣,不过是一个宣平侯府的养女,居然骄奢如此,华衣美服,但凡稍稍有些不如意,就扔在一边,还是侯府的二姑娘好,哪怕是侯府嫡女,也愿意要大姑娘不愿意穿的衣裳。”

虞兮娇看向周姨娘。

周姨娘点头,让身后的丫环取了一个托盘过来,这是虞兮娇托她带过来的,上面还盖着盖布。

“父亲,请看。”虞兮娇掀起上面的盖布,露出下面几套华美的衣裳,这些衣裳单独一件,就让人觉得精致之极,上面的绣线、手工,之前缀有的珍珠,无一不是珍品,虞瑞文就算不是女眷,没仔细注意,也看得出一件衣裳所用就不菲。

这么多衣裳叠在一处,更显得华美精致,有裙袂翩然,一角袖口滑落下来,上面的绣刺纷飞如彩蝶。

看着这么一大堆精致的衣裳,既便是虞瑞文原本不在意的,这时候脸色也微变。

“父亲,您看到的只是一次,往年大姐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总有一大堆不合身的衣裳,送到她的面前,说是特意为她做的,但其实大姐根本穿不了,外面的人都知道大姐骄奢过人,视钱财如浮云,只是钱财却并不是她的。”

虞兮娇低缓的道。

虞竹青低下了头,用力的抿了抿唇角,笑容苦涩之极,这一次不再胆怯,“父亲,女儿不知道外面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女儿平时穿的衣裳都是极简的。”

她的衣裳的确是极简单的,平时也不爱出去宴,虞瑞文以往也曾经让钱氏带着虞竹青出门,钱氏说虞竹青就是一个爱安静的性子,并不喜欢多作交往,说有人恶意的提起她养女的身份,让她心里难受。

想到虞竹青生父、生母早逝,她又怕人说起往事,虞瑞文就不强求,慢慢的也就不再要求钱氏带虞竹青出门,在府内也很少遇到虞竹青。

“父亲,还记得前朝云和公主之祸?”虞兮娇问道。

前朝云和公主是皇后嫡女,爱好华衣美服,一天要换好几套衣裳,每一套都华美精致,极致奢华,可这样的衣裳,她一般也就穿个几次就扔了,之后就会制新衣美服,钱财不够,就大量的卖官卖爵,只为了求美服。

前朝之灭,起初就是因为这位云和公主,最先起义的就是这位云和公主封地上的百姓,苛捐杂税多的数不胜数,把百姓往死路上逼,百姓无能为力只能反了。

对于这些史实虞瑞文向来清楚,脸色蓦的凌厉,目光沉沉的看了看叠起来的华衣美服,眉头不自觉的拧了起来,额头上的火叉头青筋跳了跳,看得出他暴怒了。

“父亲……”虞竹青以为他要斥责虞兮娇,顾不得胆怯,上前一步挡在了虞兮娇的面前,头低了下来,“父亲,此事因我而起,请父亲责罚。”

虞兮娇看了看她,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低声安抚她道:“大姐,此事是我的意思,大姐这么多年一直传着那样的名声,我就算是才进京也就听说了,初时我还以为又是一位云和公主,可偏偏大姐只是一位侯府的千金罢了。”

这话又岂是能随便说的。

“莫胡说。”虞瑞文瞪了小女儿一眼,斥道。

“三妹妹,别说了。”虞竹青慌乱的一把拉住虞兮娇的手。

虞兮娇顺势拉住她的手,轻轻的摇了摇,而后看向虞瑞文:“父亲!”

“针线房的管事处理不清楚,自当换过,周姨娘你先处理一下,至于以往的事情,我会找夫人问清楚的。”听女儿数次提到云和公主,虞瑞文断然的道,以他的性子很少有这么果断的时候,周姨娘愣了一下后,急忙点头。

“竹青,以后有这样的事情只管来为父的禀报,你是侯府的女儿,就是为父的女儿,和府里的其他姑娘原本就是一样的。”虞瑞文沉声道。

“多谢……父亲。”虞竹青鼻子一酸,这几乎是为了她正名了自此之后谁也不敢再说她只是一个养女,名不正言不顺。

“娇儿,你和竹青在这里帮着周姨娘处事,为父还有事情。”虞瑞文道,说着脸色愤怒的大步离去,这么大的事情他居然又是最后一个知道,钱氏到底瞒了他多少的事情,居然桩桩都是祸家之源。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