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其他 >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 第十四章 没有肾上腺素?那就……只能用肾上腺了

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好书推荐: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听说你很拽啊 斗罗之蚀雷之龙 从猎人世界开始的猎人 我的手办有生命 斗罗活久见 一人之万恶之源 满级大佬从斗罗开始 斗罗大陆之开局签到焰灵姬 我的玩家能成神

二十分钟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特别是有个人在你身边问长问短,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你还不能把他踹走的时候……那真是,度日如年。

格雷特一只眼睛瞄着孩子咽喉,一只眼睛盯着神官大人,比比划划,口水都快要说干了。好不容易听见有人大喊:“红了红了!红了好大一圈!”

一探头,男孩左前臂上光洁平坦,没有半点问题。右前臂上——就是滴鱼肉水的地方——红了好大一片,当中隆起,出现很明显的风团块。红晕外圈还有丝丝缕缕、长短不一的红色线条,一眼望去,跟昆虫脚似的。

红晕伴伪足和风团……

没错了,是过敏反应,而且是很强烈的过敏反应!

当然,反应这么强,也可能是因为他制备的鱼肉水,根本就没有稀释过……

格雷特有点心虚,表面上还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双手一拍:

“确定了!就是吃鳕鱼惹的祸!”

“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

格雷特语塞。

经过皮试,孩子的病因已经确定,是过敏造成的急性喉头水肿。急救方法他再熟悉不过,闭着眼睛都能下医嘱。甚至这边下医嘱,那边老资格的急诊科护士,都已经顺手把药配好了:

0.1%盐酸肾上腺素皮下注射;

10ml生理盐水+肾上腺素1mg+地塞米松10mg,立即口含漱口三到五分钟;

紧接着紧接生理盐水20——40ml,加肾上腺素1——2mg,再加上地塞米松10mg持续雾化。

可是现在,他手里有什么?

啥都没有啊!

肾上腺素注射液没有,地塞米松针剂没有,就连生理盐水——他指导人手现配的生理盐水,肯定也是浓度不准、杂质多多,无菌根本谈不上的……

摔!

这日子没法过了!

好在这个问题格雷特已经有了预案。他假装思考了一下,镇定自若地转向农场主:

“我看见厨房里有羊肉汤,羊的内脏还在不在?”

“在在在!”农场主埃德蒙大叔用力点头。格雷特松了口气:这要是不在,就要跟农场的人商量,让他们当场杀羊了。他起身转向厨下:

“把内脏给我!”

这一番抢救下来,格雷特已经在农场确立了不低的威信,他一声要求,自然有人去跑腿。很快,一盆血淋淋的内脏就被端了进来,砰地一声放到格雷特面前。

然后,格雷特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蹲到了地上,伸出双手,毫不忌讳地在木盆里翻了起来……

而一直跟着格雷特身边的神官大人,也好奇地蹲了下来。看了一会儿,不得要领,忍不住发问:

“你在干什么?”

“找一个内脏。”

“找哪个?”

神官伸长脖子凑了过来。一直按剑跟在他身边,克尽守护之责的罗曼骑士终于忍不住了,上前一步,躬身插话:

“大人,您身份高贵,别……”

“欸!”神官不耐烦地一甩袖子。他伸长脖子,左望望,右望望,冷不防,被一股混合血腥的臭气熏了个倒仰,得亏罗曼骑士扶着才没有摔倒。就这样还没放下好奇心,捂着鼻子,絮絮追问:

“你到底在找哪个?不就是内脏吗,放下让他们找不就行了!”

“他们不知道。”

格雷特头也不抬,专注地搜寻着,嘴里念念有词:“肾脏……肾脏……找到了!还有一个……”

“哎呀你要找的是羊腰子啊!”神官的脑袋再次探了过来。格雷特抬起沾满羊血的手掌,作势去推:

“别吵!”

左上方一声冷哼。罗曼骑士大剑出鞘,拦在格雷特手掌前方。寒光森冷,格雷特被他吓了一跳,神官的大脑袋也缩了回去,嘟嘟囔囔:

“不说就不说嘛……好心叫你让别人找,你还不领情……”

格雷特不理他,全神贯注,在木盆里翻找。已经宰杀完毕的羊只,解剖结构完全破坏,找到一颗肾脏不代表能找到另一颗。他又翻了好一会儿,把两颗羊肾全翻了出来,松一口气,抱着装羊肾的陶碗上了桌子,仔仔细细地开始剥离。

——从一开始,格雷特要的就不是肾脏,而是肾上腺。

肾上腺素收缩血管,地塞米松抗炎、抑制过敏。地塞米松是化学合成制剂,这会儿不用想了,但是肾上腺素……好歹还可以想一想。

有这玩意儿,至少可以消除喉头水肿,让孩子能够正常呼吸。至于气道上插着的鸡骨头,自然也可以快点拔下来了。

理论上说,肾上腺素属于蛋白类激素,不能口服,因为会被胃蛋白酶水解。但是,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口服肾上腺素的例子。格雷特记得,他前世曾经读到过这样的记载:

1893年的秋天,发明血压计的英国医生George Oliver,发现当受试者吞下从山羊肾上腺中提取的物质后,血压计竟能测到受试者桡动脉的收缩。

在后世,这个实验被作为肾上腺提取物能升高血压,最早出现的显著证据。但是,在此刻的格雷特看来,它意味着更重要的一点:

肾上腺素,或者肾上腺提取物口服,确实发挥了作用!

当然,患儿现在不能吞咽。但是格雷特还有另外一个希望:肾上腺素家族中,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都不能舌下含服,但是异丙肾上腺素,它是可以舌下给药的!

所以……肾上腺提取物……确切说是肾上腺捣碎了掺水……或许,也有点效果……吧?

格雷特紧张得甚至没空说话,在黯淡的灯光下,小心翼翼地剥离着羊肾外的包膜。剪断、拉开、钝性分离……粗糙的铁剪刀,在他手里轻轻地闪烁着,几乎玩出了外科手术剪的灵巧。

肾上腺小小一只,紧贴肾脏顶端,和肾脏一起被包在肾筋膜里。人类的肾上腺不过5~7克重量,山羊的肾上腺也差不了多少。他要非常小心,才能把肾上腺完整地剥离出来,一点也不能弄破。

两只肾上腺里的有效成分不知道有多少,能通过舌下吸收的更不知道有多少。他……还是小心一点,尽量不要浪费吧……

格雷特全神贯注,手上的动作谨慎而轻柔。工作中散发的气场不知不觉感染了所有人,连那个咋咋乎乎的神官也住了口,趴在桌上探头看着,一声不吭。骑士在身边咳嗽一声,尝试说点什么,也被他摆手堵了回去。

直到格雷特把两枚肾上腺完整剥离,放在干净的空碗里切碎、碾磨,加上清水让孩子漱口,神官才大大吐了一口气,跳起来追问:

“这样就可以了吗?没问题了吗?”

“等等看吧……”

格雷特一眨不眨地盯着男孩脖颈,随时提防鸡骨头歪掉。好在那孩子漱口了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鸡骨头仍然好好的,倒是喉头的水肿渐渐消除,气流冲过声带的声音,也越发明显了起来。

“哇!有用!真的有用!”

“是啊,真的有用。”格雷特暗暗抹一把冷汗,抽出鸡骨头,有些疲倦地向神官微笑:

“接下来,就请您出手,治好他的伤口吧……”

“没问题!看我的!”

神官摩拳擦掌地扑了上去。一个小孩子的病情,来来回回折腾一晚上,他终于能派上用场了,治疗术放得格外干净利落。愈合完伤口,整顿衣袍、昂首挺胸,向格雷特伸出右手:

“你好,年轻的治疗者。”

******

为了写肾上腺提取物,我花了20分钟查英国各种山羊……山羊的体重……

罗姆尼羊,成年羊体重公羊80千克,母羊41千克

林肯羊,成年公羊体重73-93kg,成年母羊55-70kg

南丘羊公羊体重80~88kg,母羊体重60~88kg

等等……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