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仙侠 > 降魔之刃 > 第三十七章 绝望中发出的黯光(七)

降魔之刃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疯狂的骨头也修真 武侠巅峰之上 金刚不坏大寨主 万法无咎 我在封神坑元始 星际修真的日常 九叔之炼器也无敌 捕星司之源起 血蓑衣 三寸人间

第二天

杨延风从迷迷糊糊中清醒过来,抬眼一看,发现蒋平安已经坐在圆椅子上奋笔疾书了。

捕神尝试着动了下四肢,一阵无力感涌了上来。看来,这魔惑·幻天音锁的副作用没有完全消除。

过了半晌,蒋平安轻轻放下豪笔,又很仔细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吹吹没干的墨汁,似乎心情特别愉悦。

杨延风的思绪开始将昨天晚上才发生的事情理了理:第一、究竟是何时被盯上的?按理说,这次的查案行动相当隐蔽,怎么还是被注意上了?第二、昨天应该不止一伙人(魔)马袭击他们,但是出手的应该只有魔族,而房门外的那伙人并没有行动。第三、就是这个“表哥”在自己不在现场的这一刻钟里究竟干了什么?

“梦游?哈哈,骗魔去吧。”杨延风的目光越过天字房的雕花屏风,看着蒋平安还在那吹着那张墨迹未干的宣纸,得意洋洋的背影。

正当他思考之际,蒋平安突然手持着那张宣纸转过身来邪恶一笑:“哈哈,表弟起床啦?”

杨延风看着蒋平安,知道眼前这个“表哥”又没按好心,咳嗽两声:“咳咳,表哥,我杨延风在朝在野也是有一号的人物,你放心,我绝不会赖账。”

见他这么一说,倒叫蒋平安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何况自己这个表弟如此“懂事上道”,蒋平安嘿嘿一笑:“表弟!这个常言道——亲兄弟,明算账,一码归一码。这个....这个欠条麻烦你给老哥我签个字。哈哈!”

杨延风点头,爽快接过欠条。

突然,杨神捕整个人呆若木鸡,双眼发直,双手颤抖道:“表......表......表哥,你这利息也就罢了,这吃喝住宿也就算了。请你告诉我,这个办案费是个什么鬼?难道衣食住行不都包含在里面吗?还有...还有,你这个招待费不合理啊?我去......外地生活差价费.......最夸张的是,你这个平安人身意外保险是什么鬼?”

只见,蒋平安“啪”打开折扇,脸带坏笑,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道:“那表弟你是借呢,还是不借啊?”

“借,干嘛不借?反正找谭叡报销。这是给县衙办案,哪里还有捕快自己掏钱的道理?”杨延风二话没说,就填上了谭叡的大名。

蒋平安脸带微笑,对着这张欠条着实张望了几眼,眼睛扫了几便,不满意道:“表弟,这样不行的啊!”

杨延风一怔,问道:“哪里不行?”

蒋平安对着杨延风帅气的脸看了一阵,一本正经道:“表弟,你也要签字的啊,毕竟.....毕竟我钱可是借给你的,而不是那位谭大人啊。”

“也对!”杨延风点点头,痛快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突然,蒋平安换了一副笑脸,拿出一盒印泥,涎着笑脸道:“不好意思啊,表弟。再麻烦您给我按个手印儿。”

杨延风大清早的简直一把火烧十丈,怒不可遏道:“你——有完没完?”

蒋平安居然顷着首,一副洗耳恭听之意,嘴里念叨:“表弟表弟表弟,别生气。你这样我也很难办啊。要么,这钱就别——”作势就要将欠条给撕掉。

杨延风重重叹了一声,迅速抢过蒋平安手上的欠条并按上了手印,递还给蒋平安。

蒋平安仔细核对无误后,才将借条缓缓放进她的小挎包内,重重点头。

杨延风冷笑一声,伸出手:“表哥,现在银子可以给我了没?”

蒋平安眼睛眨了眨,疑问道:“什么银子?”

杨延风乍听,勃然大怒,万万想不到这个表哥竟然如此无耻:“我去——”

蒋平安居然也不脸红,随意道:“走吧,走吧。表弟,表哥请你吃好吃的。吃完咱们去找你那位谭大人去。我还差他一个手印呢......”

杨延风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狠狠地道:“佩服,厉害.....难怪蒋府能成为茫关三巨富之一。照你们这样做生意,依我看,蒋家成为帝国首富指日可待。”

蒋平安打开折扇遮住笑脸,机智道:“没错!”

杨延风一张脸已胀成了猪肝色:“你放心,我一定还钱,让你的内心备受煎熬。”

蒋平安“嘿嘿”一笑,点点头:“没事!等你还了钱,我会吃得更香,睡的更好。”

杨延风把语气说得更重,再次道:“我的意思是说,从此表哥你会永远失去你这个表弟了。”

蒋平安依然笑吟吟的道:“好的!记得先还钱哈。”

杨延风被完爆,那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正午时分

平山县衙证物房

一截漆黑的断指放在了三人面前。

谭叡拿起断指,瞧了好一阵,突然拔下一片暗紫色的指甲,点点头道:“果然,是生前就中的毒。”

杨延风和蒋平安面面相觑:看来,这何家灭门案是人为的石锤了。

只见谭叡放下断指,背着手,在证物房里来来回回镀步,一股很烦躁的感觉。

“老谭,你这是怎么啦?”杨延风大惑不解道。

他这样一问,谭叡即肃容道:“张三狗身体里也有毒素,但是......但是和你带回来的这截指甲里的毒素并不是同一种。看来,这两件案子,不能作并案处理。”

杨延风震讶道:“啊!怎么会这样?老谭,难道我们先前的推断都是错误的?”

蒋平安忽而插嘴道:“也许是别人故意混淆你们视听也说不定啊。这何家用一种毒,那张三狗这儿使用另外一种。”

“绝无可能!”谭叡摇摇头道:“何家人中的毒,是来自五毒的鬼鸾派,里面包含了五种毒素,其中有四种我不认识,应该是全新的毒。而张三狗身体的毒,应该是来自魔族的剧毒屠灭邪荼,但是..... ”

杨延风脸色一整,接上道:“但是......没道理啊?这种毒物为什么要用在一个区区普通人身上?”

蒋平安忽然灵机一动,打开折扇,笑道:“搞不好,魔族的制毒高手们,还有我们五毒教派的制毒师傅们在交流用毒心得,开交流学术大会呢。”

谭叡闻言一时为之语塞,与杨延风二人面面相顾。

“话说回来,延风,还没请教这位是——?”谭叡在旁忽然问道。

杨延风瞄了蒋平安一眼,面无表情道:“我表哥,茫关三巨富之家——蒋家的少爷”

谭叡对蒋平安抱拳揖道:“蒋公子好!”

“啪”蒋平安收起折扇,淡淡回礼道:“谭大人好,既然是表弟的至交好友,那咱们以后就是自己人啦。这——有事尽管吩咐,哈哈哈!”

“呸!奸商。”杨延风冷笑一声,在旁边啐了一口,自言自语道。

“奸商?”谭叡惊讶的看着杨延风,随即抬起头来看着蒋平安的那张笑脸,尴尬道歉道:“延风,怎么和你表哥说话呢?蒋公子,抱歉。延风和那些通缉犯混在一起久了,染上了些不好的习气,您多——。”

“没事......没事的,谭大人,我这表弟我可最清楚啦。哈哈!”蒋平安打断了他的说话,边说还边鬼鬼祟祟地偷看杨延风表情:“那个....谭大人,您能帮我一件事么?”

谭叡忙回道:“惭愧、惭愧。延风,你好好和你表哥学学。看看人家,多知书达理,风度翩翩...........啊?方才公子需要我帮什么?”

随后,他谭叡又极认真的补了一句:“蒋公子,刀山火海,谭某义不容辞。”

杨延风闻言汗毛一竖,冷哼一声,慌忙逃窜出证物房。

“真是的,越来越没规矩了!”谭叡大大不满道:“蒋公子还请说,千万别跟谭某客气。”

蒋平安微微一笑,从小挎包拿出一张宣纸,对着谭叡说道:“麻烦谭大人给我在这张欠条上面按个手印。”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