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历史 > 大明元辅 > 第220章 北洋远征(一)

大明元辅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猛卒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人间苦 东晋北府一丘八 大隋幕僚长 1255再铸鼎 承包大明 海贼里的第四天灾 战婿归来(魏南风云曦月) 魏南风云曦月

万历十六年,即公元1588年,这一年的西班牙看来是注定要流年不利了。就在无敌舰队在英格兰遭遇重大打击的同时,大明国内的最大私人海上武装力量也在打西属菲律宾的主意。

北洋海贸同盟以京华北洋舰队主力为核心,编成了南征舰队。该舰队以京华北洋舰队的一艘三级风帆战列舰、两级四艘风帆巡洋舰为核心主力,辅以勋贵们各的武装运输舰以及京华北洋舰队的武装运输舰组成。

这其中,三大国公各出武装运输舰五艘,侯爷们出三艘,伯爷们出两艘。

大明朝留在京师的勋贵有三国公、十三候(包括外戚封侯)、二十一伯(也包括外戚,但未包括李成梁),故此次勋贵们一共贡献了武装运输舰96艘,舰载火炮高达2600多门,其中二号长重炮768门。

京华除了五艘专业战舰之外,另外按计划出动了49艘武装运输舰,额外出动了新下水服役不久的两艘实验性高速侦察舰——之所以被冠以“高速”之名,主要是这两条船使用了两项新设计:大西洋舰艏和“风帆螺旋桨双动力”。

所谓大西洋舰艏其实是后来德国人的叫法,其形式最早来源于飞剪式帆船的飞剪式舰艏。本来这种飞剪式帆船是美国人在19世纪设计的一种高速帆船,由于其航海性能非常优秀,引得各国竞相模仿。

而在当时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段时期里,德国海军舰只通常需要长时间活动于海况恶劣,风暴频繁的大西洋执行破交战,所以对这种舰艏非常青睐,并命名为“大西洋舰艏”,寓意其非常适合在大西洋的风暴与巨浪中航行。

顾名思义,飞剪舰艏都会把艏部水线处缩窄至近乎刃状,以达到所谓“长长而尖削的曲线剪刀型首柱呈一种适合于赛跑的态势,在海上能劈浪(剪浪)前进以减小波浪阻力,故曰飞剪”的性能。

这种设计与后世小水线低阻船体线型的概念非常相似,配合外飘的舰艏与干舷,使舰船在高速航行时亦不会有严重的上浪,保证了舰船的强大动力能最大限度地转换为高航速。

既然如此优秀,为什么高务实这里依旧只当做试验舰呢?原因是建造难度很大。后世的同风格船只,需要万吨水压机等大型设备对船艏柱进行冷锻才能制造,而高务实没有这种设备,他只能让京华的工匠们自行研究如何把“他的设计理念”转化成实物。

木制风帆战舰要做成飞剪船就很麻烦了,以至于这个设计在他提出八年之后才第一次建造出了这两艘试验舰。而且,能够成功建造还多亏了现在京华有南疆各国的优质巨木供应,将材料精中选精才得以建成。

当然,这两艘高速侦察舰之所以拖这么久才建成,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高务实非要试验船用螺旋桨。

此时的船用螺旋桨显然不可能是蒸汽动力,这两艘船使用的螺旋桨依旧是原始的人工动力,需要通过在这个时代算是很复杂的轴承传动体系来驱动螺旋桨旋转。

本质上来说,这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设计,制造复杂、成本高昂、效率其实也一般,完全是碍于高务实的坚持才得以实施。

这个设计在建造过程中出现了很大的困难,而且让高务实意外的是,这困难并非他最开始预计中的驱动轴问题,而是出在螺旋桨外伸部位的船体密封上。

螺旋桨这种东西,都是一端在船舱当中,另一端在船外。这样螺旋桨的连接处就一定会有缝隙,这个缝隙又在水底,因此螺旋桨连接处是怎么防水就很重要了。

后世的现代船只螺旋桨与船体连接处,都是采用专业的密封材料,如橡胶或者特氟龙等防水性能较好的材料,能达到非常良好的防水性能。但高务实现在别说没有特氟龙,就算橡胶他也没地方弄——那玩意还在美洲。

要说螺旋桨防水,首先在于一个主要的部件,它就是与螺旋桨连接的轴承,名字叫做尾轴,尾轴的密封能力在后世而言是一个国家船舶工业技术水平的重要体现。

高务实现在肯定搞不出后世的轴承气压防水之类技术,因此他只能接受一定程度上的渗水,而提前用防水油脂保护机械部件。这导致一个问题,即该部件每过一定时间就需要拆卸大修,而且这个时间还不算太长。

至于传动轴与船只的结合部,也只能依靠原始手段,比如嵌入薄木再渗透性涂入桐油等,最终的结果也只是勉强能用——依旧会渗水,所以需要在渗水部位特殊设计蓄水池,然后人工清理,也就是拿桶挑走。

总而言之,这两条试验舰就是典型的成本很高而效率一般,要不是高务实坚持“朝着正确的方向劈波斩浪一往无前”,那是肯定会被造船厂毙掉的。

不过,成本高是个绝对概念,而效率一般则是相对概念——相对的是这两条船多了六十多名“浆手”用于驱动螺旋桨,但速度其实也只是在使用螺旋桨的时候才会提高。而绝对的则是,当螺旋桨启动时,该级舰的航速比一般纯风帆战舰快了四分之一还多。

由于多配备了六十多人,导致这一型舰只的运载量大为受限,所以最终高务实只能同意船厂的意见,将其仅仅作为侦察船使用。

要不是高务实一直很清楚技术的进步不是一蹴而就的,否则可能连他都要打退堂鼓。

一百五十余艘武装舰船组成的远征舰队编成了,拥有海员27828人,另载步、炮武装家丁一万三千余人。

这其中,来自于各家勋贵的武装家丁为5600人,大致是三大国公每家出300人,侯爷们每家出200人,伯爷们每家出100人。

京华方面则临时调用了南洋舰队的部分陆战队,与北洋舰队陆战队一起暂编为两个协,约8000人。临时从辽东方面征调高逸民担任陆师主将,领南征暂编第一镇统制之职(一镇主官称统制),勋贵所属的5600人合编为南征暂编第三协,受高逸民节制。

南征舰队司令直接由京华北洋舰队司令高振炘担任,旗舰为北洋舰队唯一的风帆战列舰“刘仁轨”号。

远征舰队于六月初三从天津港出发,中途在泉州停靠补给,正式转入战时状态。南洋舰队方面随即派出领航员两百余名加入远征舰队,受高振炘节制。

六月二十二,远征舰队先遣编队侦察舰“左翼轻骑兵”号于菲律宾北部外海发现西班牙大珍宝船六艘,远征舰队方面对于如何处理这六艘意外出现的西班牙大珍宝船发生争议。

勋贵家丁头目们认为应该在海上围剿这六艘大珍宝船,他们的理由有三点:

一是可以缴获大量“必然存在”的金银,以免马尼拉城中的西班牙人以这些金银收买当地人帮忙守城;

二是可以借此振奋士气,让全舰队以最昂扬的态势发起对马尼拉的进攻;

三是打掉或俘虏这六艘大珍宝船也能避免西班牙人在马尼拉的舰队力量大增——出兵前预计西班牙人在马尼拉拥有战舰约12艘,倘若加上这六艘,等于直接增加了一半。

然而京华方面的几名战舰舰长均不同意,他们认为在海上击溃西班牙人的舰队虽然不难,但对方作为全球航行的战舰,速度方面是有优势的。

我方战舰绝大多数是武装运输舰,速度并不占优,如果要围剿,需要提前预计对方航线,预先设伏才能得偿所愿。而眼下的情况是对方在我舰队前方,一旦我方大舰队追赶,对方肯定加速逃离,根本追不上。

另外,在海上围剿的话,对方有一定几率可能凿船自沉(此时没有通海阀)。凿船自沉对于木制战舰来说一般并不容易,但由于对方是西班牙大珍宝船,其中运载了大量沉重的金银,其成功率预计就会很高。

那万一要是真沉了,这笔原本的意外之财岂不是煮熟的鸭子居然飞走了?

所以,京华几艘战舰的舰长们提出了两个建议:

其一,派出两艘侦察舰与两艘二级巡洋舰,突前挑衅西班牙人,引西班牙人主动追逐我舰。与此同时,大舰队以预先定下的设伏地点为中心,做分散包围机动。整个战术的目的是争取在西班牙人发现我方主力时,已经进入了我方的包围圈。

其二,不管西班牙人的大珍宝船舰队,任由他们进入马尼拉港,我方大舰队直接开赴马尼拉,将西班牙人堵死在港口里头出不来。

他们认为,这个战术虽然看起来比较被动,仿佛没什么作为,但实际上由于我方舰队的数量优势巨大,西班牙人的战舰虽然单舰战斗力强,但也多半不敢出港一战。

如此,只要我方陆军在稍远处登岸——比如从巴石河北岸登陆——然后渡河远距离包围马尼拉城(指在城防炮和西班牙舰队火炮射程之外),同时进行巴石河断流储水作业,准备水淹马尼拉,则一旦马尼拉被我方攻陷,马尼拉港的西班牙舰队就成了瓮中之鳖,随我们怎么处置都行了。

如果按照高振炘的本意,他其实不太喜欢第二个计划,因为该计划虽然看起来可行性很强,但倘若按照这个计划作战,那么远征舰队本身在这次作战中的贡献恐怕就乏善可陈了——除了堵死马尼拉港外海,从头到尾几乎都不需要舰队做什么,这还能有什么功劳可言?

他现在的名字还叫高振炘,按照京华的规矩,也就表明他还从来没有立下什么大功。作为京华北洋舰队司令,几年来他都没捞到什么机会——北洋舰队顶多也就威慑一下日本的某些大名,而朝鲜那边甚至连威慑都不需要,人家本来面对大明的商船队就是怂的,这还谈什么立大功?

所以高振炘本来是很想在海上打一场大战、打出一次大胜的,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把自己的名字换成“带王字旁的单名”。

犹豫间,高振炘心里叹了口气,转头朝高逸民问道:“逸民兄,对于这两个建议,你意下如何?”

高逸民当然也能看出这两条建议的区别,说实话他挺满意这几位舰长的,因为他们居然都没有因为自己想立功而对第二个战术隐瞒不报。不得不说,老爷之前一直强调团队精神、整体胜利,真是极有先见之明。

不过,这样一来也就反逼高逸民不能只顾陆军利益了,因为海军方面既然能做得如此公道,他就更不能为此丢了陆军的气量。

稍微斟酌了一下用词,高逸民答道:“我个人认为这两个计划都挺合理。不过,鉴于我对海战战术了解浅薄,所以无法准确判断第一项建议是否更具备可行性……

再说如今还在海上,按照老爷的命令,此时的一应战和行止,均由振炘司令决断。振炘兄,无须顾虑什么,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吧。”

高振炘先是表示了一下谢意,然后又问勋贵们的代表,如果从这两条计划中挑选,他们倾向于哪一条。

毕竟是“联合舰队”,既然否决了他们自己的建议,其他两条京华提出的建议还是要征询一下他们的看法,要不然就显得太霸道了。

这一问,勋贵们的代表格外统一,都表示应该选第一条:诱敌设伏,海上围剿。

高振炘先还有点诧异,但马上醒悟过来:勋贵们此番出兵的情况与京华不同。

京华这边高逸民的地位是比较高的,是老爷颇为看重的人,而且陆军出动了八千人、两个协,实力也比较强,所以高振炘不得不征询高逸民的意见。

但勋贵们却不同,他们在海上出动了96艘武装运输舰,但陆师方面只出了5600人,哪怕是三大国公,每家也只出了300人。这样一比较,明显是海上力量比陆上力量要强,于是这就反应到了另一个层面:现在来“刘仁轨”号上议事的勋贵代表全都是他们各自舰队方面的人。

高振炘得了勋贵势力的支持,终于定了决心,下令道:“既如此,‘登州’号、‘金州’号连同‘左翼轻骑兵’号、‘右翼轻骑兵’号四舰前出挑衅诱敌,以‘登州’号为编队指挥舰。

我大舰队方面准备执行分散包围计划,预定合围地点就在此处正南一百二十里外,现在请各位军务参谋加紧谋划,安排各分散编队组成……”

----------

感谢书友“曹面子”、“单骑照碧心”的打赏支持,谢谢!

感谢书友“曹面子”、“恐怖之源w”、“一九年七月十三”、“单骑照碧心”的月票支持,谢谢!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