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 > 美食小当家 > 第七百二十八章:启动最高等级......

美食小当家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 医行天下(乡村小神医) 透视小神医 我真是太阴险了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狂吴雨晴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狂 陈狂吴雨晴 都市之修罗战神 都市之修罗战神楚惊蛰 都市之修罗战神楚玉

里昂此时心情特别的紧张,而且神情不仅带着焦虑,更是用一种无法置信的目光一直盯着楚云风,不放过他任何一个动作。

楚云风给排队等待的客人说了一声抱歉,请他们稍等一下,随后就将冷冻之后的鹅肝取了出来。

鹅肝是冷冻的,不能解冻之后再制作。

这是由于鹅肝的特殊性而决定的,因为鹅肝太过于细腻,冷冻之后的鹅肝解冻之后就会变得稀软,轻轻一捏就会软烂,无法定型。

所以在冷冻状态下是最好处理的,楚云风直接拿起刀切下了三片鹅肝,然后在锅中下黄油,等油温到了之后就将这三片鹅肝直接下锅。

这一步在现场的客人们看来没什么奇怪的,反而对于楚老板干净利落的手法而由衷赞叹,但是对于里昂来说,这根本就是瞎胡闹。

鹅肝不加盐和胡椒就直接下锅?

这厨师竟然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比胡大师做得还好?

这吹牛皮也吹得太过了一点儿吧?

这是当自己这位米其林评论员是纸糊的吗?

要知道自己可是探访过几百家精品店,尝过了上千道精品美食,对于这些西餐类的美食制作都是非常了解的。

就算他不认识自己,想要糊弄一番也就罢了,但是胡大师为什么也被他给欺骗了?

胡大师制作这道香煎鹅肝已经是到了最完美的地步了,但是为什么对这样错误的步骤没有发表意见呢?

虽然看到他微微地皱眉,但是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反而是有些紧张地盯着这位楚师傅的手法,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三片鹅肝刚一接触到热油之后便发出了“滋滋”的煎制声音,楚云风此时控制的油温不太高,最多也就是五层的样子。

在鹅肝下入锅中大约5秒左右的时间,楚云风忽然就动了起来,速度非常的快,三片鹅肝瞬间就被翻了个面。

这一幕大家几乎都没有看清是怎么发生的,随后更是看到楚云风手上的动作更加迅捷。

只见楚云风拿起两个调料瓶快速地在三片鹅肝上抖动了一番,就像是春风拂面一样,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动作却很温柔。

试问这样的节奏谁能够掌控得了?

眼花缭乱的操作结束之后,两瓶调料被放在了一边,大家都以为这就结束的时候,楚云风再次开动了起来,大家瞬间又觉得好像眼花了......

楚云风手上的动作一闪,大家都还没看清,这三片鹅肝瞬间又被翻了个面,两个调料瓶又快速地在上面“抚”过,无声又无息......

这一幕对于客人们来说只是略表一丝惊讶罢了,大家都觉得楚老板做菜的速度好快,动作好帅啊。

但是在里昂和胡月的眼中那简直就是天翻地覆的震惊,胡月的嘴张大得能塞进一个鹅蛋,而里昂也好不到哪儿去,眼睛都看呆了。

在这两人的眼里,楚云风的手法简直就是超乎了自己的想象,这种只存在于想象中的手法,怎么会在现实中出现呢?

要知道鹅肝是非常细腻的,当楚云风将冷冻之后的鹅肝片进行煎制的时候,油温会加速它的软化。

所有大厨在鹅肝下锅之后,都不会马上翻动它,因为刚刚被油温解冻之后的鹅肝非常的软,轻轻一碰就会出现软烂的迹象。

所以需要等油慢慢地将它煎制表皮金黄酥脆之后再进行翻面,这样就不会破坏它的形状了。

以往大家都是这么做的,这也是能够保证鹅肝塑形最好的办法,但是对于入味儿来说,这里就有一个弊端。

在鹅肝处于冰冻状态下,撒上的盐和胡椒不能很好地进行融合,只有当鹅肝的表面融化了之后才能更好地入味儿。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楚云风说胡月的做法有问题就是在这里,鹅肝吃起来盐味儿不够,而且还带着一丝丝的腥味儿。

可是鹅肝表面融化之后容易不能轻易触碰和翻动,这样很轻易地就会破坏掉形制,所以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非常棘手。

但是楚云风是怎么完美解决这个问题的?

当鹅肝表面煎制5秒之后,此时的表面已经是非常软嫩了,这个时候是去腥和入味儿最好的时机。

当盐和胡椒撒上去的时候,会被这细腻软嫩的表面给牢牢地吸附上去,再经过油温加热之后,不仅能够让两种调料吸附更紧,甚至更能够释放胡椒的香味儿。

在去腥的同时更能够增加鹅肝的香味儿,这绝对是最顶级,也是最完美的手法。

或者有人想到在煎制的过程中,直接在锅里加入盐和胡椒之后,再轻轻地将鹅肝推到上面去,这样也是可以的。

但是稍微想想就知道这样的做法是行不通的。

因为没有经过鹅肝软嫩表面的吸附,下入锅中的盐和胡椒会错过鹅肝最软嫩的时机进行吸附。

更重要的是,油在高温的时候,接触盐和胡椒会轻微抖动,可不会老老实实地吸附在鹅肝上面,所以只有楚云风这样的处理方式才是最完美的。

但是这样的难度试问哪位厨师能够做到?

因为楚云风不仅在最完美的时间内翻动了鹅肝,撒上了盐和胡椒,而且三片鹅肝没有出现一丝丝的破坏,形态完美无缺。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刚才的手法一闪而过,根本就没有看清楚......

“卧槽,你是怎么做到的?再翻一次给我看看?”

楚云风做完第二次撒调料之后就直接不管了,回到自己之前的位置上,开始继续给客人做抄手。

似乎刚才旁边发生的事情跟自己没关系一样,表现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却让人无法释怀。

“刚才不是让你仔细看了吗?没看清楚?”

楚云风专心做着抄手,很淡定地回答着胡月,就像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感觉。

胡月一听这话就郁闷了,感情大哥你这是跟玩一样啊?

你不知道刚才那手法有多厉害吗?

反正自己是服气了,之前心中所有的怀疑和不忿情绪全部一消而散,现在就只想弄清楚这手法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样的做法自己不是没想过,也不是没试过,但是无一例外,自己尝试之后都失败了,所以根本就不相信还有人能够做到。

但是楚云风却给自己好好地上了一课,可最郁闷的是自己没看清楚,现在就如同隔靴搔痒一样,难受、难受、难受......

胡月不停地摇头,明确地告诉楚云风自己没有看清楚,然后还不停地用眼神示意他赶紧再来操作一遍,让自己好好看看。

可是楚云风理都不理自己,继续忙着给客人做美食,让自己很是无奈。

里昂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阴晴不定的表情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就在胡月想要强拉楚云风过来的时候,刚刚做好一碗抄手的楚云风自己过来了,让胡月心中一喜。

可是楚云风没有重新制作,而是将三片鹅肝轻松地翻了个面,让它们继续煎制。

不过这个翻面太简单不过了,下面的部分已经被煎制得金黄,已经是定型了,就算是稍微用大一点儿的劲儿也不会受到影响。

胡月正想从橱柜里将鹅肝取出来,自己切两片下来让楚云风展示一下,没想到他却问道:“面包好了吧,先取出来。”

面包?

哦,对啊,面包烤好了!

这面包的制作也是这几天的重头戏,这样的精品套餐之中,怎么能够少得了面包的存在呢?

面包不仅能够单独吃,也能够配着果酱和很多菜式一起品尝,但是这就对面包的种类和质量有很高的要求。

而此时做的仅仅是普通的面包,用来实验和练手而已。

“烤好了,你要尝尝吗?”

胡月将长条形的面包从烤炉中取了出来,这是楚云风订做这烤炉之后第一次制作面包,看着上面的色泽还不错,香味儿也是很浓郁的。

要知道这面粉可是经过了合成,这面香味儿自然是非常突出的,所有在店里的人都闻到了那面包的香味儿,很想尝上一口。

可是就只有那么一条,这应该也不够分的吧?

大家心中都如此想到,可是那面包的香味实在是诱人,特别是它的味道能很容易分辨出不带一丝香精味儿,只是纯天然的味道。

由此可见这面包是有多么的好吃,让排在前面的客人都忍不住有些流口水了。

“嗯,面包给我吧!”

楚云风接过胡月递来的面包,没有直接来上一口,而是用刀直接将面包切成了薄片,这才取了一片尝了一下。

“味道还不错啊,你尝尝看,一会儿可以试试我的一个创新想法。”

楚云风的话让胡月取面包的手停顿了一下,心中继续充斥着无力感,看来这家伙又有改良的目标了。

自己每做一道菜他都能够改良一番,这还让人怎么愉快地继续做下去......

“嗯,挺好吃的,你这面粉好像跟酒店的不太一样,做出来味道上好吃了不少,你是从哪里......”

胡月话还没说话,便看到楚云风已经将锅中的三片鹅肝全部取出来放在了盘中,然后再丢了三片面包下去。

锅中仅剩的一点儿油发出了滋滋的声响,似乎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面包表示了一番抗议。

火力调得更小了一些,让面包在上面慢慢地煎制,楚云风开始进行摆盘了。

盘中用蓝莓汁做了一个漂亮的森林造型,再用胡萝卜雕刻了两朵小花儿摆放在上面,又用草莓修饰了两个心形摆放其中。

这样的摆盘效果看起来既充满了意境,又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

此时锅中剩余的黄油已经全部都被面包吸收了,而接触油的一面也变得金黄和焦脆,发出了更加浓郁的面包和黄油的复合香味儿。

楚云风将三片面包取出来放进餐盘,将金黄的一面放在下面,然后再将鹅肝放在面包的上面,这一盘经过楚云风改良后的香煎鹅肝便制作完成了。

“做好了,来尝尝味道吧!”

楚云风取了一份给胡月,让他试试改良后的效果怎么样,随后又将剩下的两盘拿起来说道:“你们俩也尝尝吧,看看跟刚才的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哦,对了,品尝了之后记得给我反馈一下。”

说完之后,楚云风就像是做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好像忘记了这件事儿,继续开始忙着制作三丁包子和炒饭去了......

“谢谢楚老板,我一定给你最真实的反馈意见。”

小伙子没想到幸运竟然连续砸中自己两次,也幸好看楚云风做菜入迷了,没有回去吃自己那碗快要被遗忘了的抄手。

“哦~!谢谢、谢谢!”

里昂表情似乎有些不太自然,接过餐盘之后反应还有些迟钝。

胡月二话不说,直接拿去餐刀就切了下去,面包和鹅肝合在一起先品尝了一口。

“卧槽......”

入口之后,胡月不由自主地念叨了一句,这味道简直是绝了。

鹅肝外酥里嫩,再加上面包上面一层软,下面一层脆的口感,就已经是让人欲罢不能了,再加上这面包下面传来的脆香味道,更是增加了另外的一种风味儿。

跟鹅肝搭配简直是绝了。

这样的搭配在西餐中也是常见,但是却没有人做得像楚云风这样能够完美地呈现出这样的口感和味道。

简直是好吃到想咬舌头,根本就停不下来。

“搭配一点儿鱼子酱味道会更好,晚点儿咱们自己来做点儿鱼子酱吧。”

就在胡月大快朵颐的时候,楚云风冷不丁地继续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让胡月连连点头,认为很有道理。

“好吃,太好吃了,比刚才那道还要好吃啊!”

小伙子越吃越兴奋,同样也是停不下来。

里昂也是这样,从第一口开始就不断地进行不同方式地进行品尝,单独吃鹅肝、单独尝面包、将两者混合在一起尝......

为了能够品尝到全方位的搭配,里昂每一次都切得很少,真的是一点儿、一点儿地在品尝。

每尝试一次,他就在那个本子上记上一笔,神情严肃而又认真,时不时地又摇摇头,叹了叹气......

这样的做法让他花费了很多的时间,等到他一切记录完毕了之后,才发现那小伙子已经走了,看样子已经给这楚大师反馈了意见,可惜的是自己没听到。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又看到了什么?

里昂立刻跑到厨台边上,拿出自己的本子飞快地记录了起来......

“雪花鸡淖,跟你做的差不多吧?”胡月颇为自信地给楚云风展示起自己刚做好的这道菜。

“一般吧,你就没点儿创意吗?加点儿松茸在旁边岂不是更好?”

楚云风煎制了一片松茸之后,直接从胡月那里弄了一点儿雪花鸡淖过来,再将松茸搭配在其中,摆盘更是精致了一些。

“天哪?这是什么菜式?竟然像雪花一样漂亮?还有松茸的搭配,简直是太完美了?!记下来、记下来......”

里昂疯狂地在本子上记录着......

“看看我的盐焗鲍鱼......”胡月继续展示。

“怎么能不加点儿柠檬进去呢?”楚云风继续打击了起来。

“香酥牛肉,外酥里嫩,手艺不错吧?”胡月继续迷之自信。

“口味儿太过于单调了,改成椒麻汁牛肉,现磨的椒麻,更带有一丝中式的风味儿。”楚云风毫不留情继续改良......

里昂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所有胡月做出来自己认为非常完美的菜式,最后都被楚云风无情地进行批驳,最后给改良一番。

而且这些改良非常专业,不仅提高了味型,同时也对菜品的质量有了一个量级的提升,这还怎么能让人淡定。

“记下来、记下来、记下来......”

里昂都不记得自己喃喃地念过了多少遍,在两人讨论的间隙之中,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走出餐厅,开始拨打了电话。

“Hey,老朋友,赶紧马上通知10名顶级评论员订机票来蓉城,我发现了一个了不起的店,马上启动最高等级的......”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