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会员书架
首页 > 玄幻 > 噬妖者 > 第345章:血中起舞

噬妖者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好书推荐: 十方武圣 小师妹她总想杀我 我带着冥界,降临现实 逆天丹帝 异界大领主 全民轮回只有我开了挂 代号修罗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没有人比我更懂修行了 西游之天蓬归来

龙文牧自认为自己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但是再稳健的心境,在见到这一幕幕的时候,也不由俱震。

见过大风大浪,可这种场面,却连想都不曾想过。

妖月一手撑住下颌,另一只手指指点点,双脚荡漾在岩石边缘,看着群妖扑杀,宛如一场好戏。

“你们次次都想除掉我这个妖女,结果只是嘴巴厉害一点?”妖月双眸弯成月牙,欣赏着天上众人的丑态。

在她的上方,妖气横飞,轰鸣声和人的怒吼声不绝于耳。

不得不说,此次前来针对妖月的人每一个都修为高深。只是再强的实力,也不代表能简单应付如此多的妖兽。

他们实力横强,但妖兽……实在太多了。

“妖女,不要逞口舌之利,俯首受死!”有人接连出手,每一次出手,足以将数头大妖诛杀。

以这些人的修为境界,斩杀大妖根本不在话下。只是他们斩杀的速度,远远不及妖兽汇聚的速度。

没有人知道妖兽为何会汇聚于此,唯独知道的是,此间种种,必然和妖月脱不了干系。

方圆百里,乃至于千里,甚至可能更广地界的妖兽,都仿佛接到了某种指令,前仆后继而至,汇聚成一道道妖兽之流。

轰鸣声不断,不断有妖兽倒下,但又会有新的妖兽填补空缺,不给袭杀之人半点喘息的余地。

击杀妖兽之余,也有人拼死对妖月出手,只是每一次出手的攻击,都被妖月周围的妖兽给挡下,根本触及不到她分毫。

龙文牧收敛着气息隐于暗处,不时有妖兽和他擦肩。如果没有领域之力,早就暴露无遗了。

心惊的同时,他也暗暗估量,这种场面,就是换做自己陷落在妖兽群里,恐怕也没有半点脱身的机会。

妖兽不断而来,绵延不绝,唯独坐于兽群中央的妖月坦然自若。

这妖月,到底是什么人?

广袤大陆,听说有的人天生便拥有一些奇异的能力。只是即便以龙文牧的阅历,也从没有听说过能指挥群妖的能力。

这世上竟然有人能影响到妖兽的行动,那莫非这段时间乌木山脉里的异样,也因此女而起?

龙文牧思绪万千,只是理不出头绪。

正沉眉思索之际,一声哀嚎传来。赫然是袭击妖月的十几人中,有人被妖兽巨口给咬中。

蚁多咬死象。这些人也许能击杀几十头,甚至几百头妖兽,但不代表他们能一直支撑下去。

好在那人实力也不弱,旋即挣脱而出,反手将妖兽斩杀。

作为旁观者,龙文牧心知,这么继续下去,这些人断难真的伤及到妖月。而且面对数不胜数的妖兽,不断消耗,搞不好会适得其反,目的没达成,反而搭上性命。

但是这些人也绝非愚笨的人,龙文牧能想到的,他们同样能想到。

“功败垂成在此一举,助我!”有人忽然历喝。

话音方落,分散于各处的人纷纷朝那人汇聚而来。

各自左冲右突没有机会,配合是唯一的可能。

这些人配合动作熟练,明显不是第一次。几人汇聚后便互为犄角,同时冲杀。

其余人破开妖群阻隔,而为首一人长剑直指前方。

一人之力难有作为,但众力汇聚,足以斩铁断金,开山劈海!

兽群短暂的被轰出一道缺口,自混战以来,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对妖月构成威胁。

为首的人衣摆鼓动,身若惊芒,剑光如皓月清冷。一线杀机,毕其功于一剑,直刺妖月眉心。

喧嚣骤停,狂风忽静。

剑芒点缀而出,锋芒乍现!

妖兽都被其他人挡下,这本该是必杀的一击。剑光由远及近,快似流星。只是那一点寒芒穿刺到距离妖月半丈之处的时候,骤然停下。

出剑之人妖力鼓动,只是那一剑,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再不能推进分毫。

出剑的人有着极高的修为,而且鼓足全力……剑刃还在嗡鸣,可却是那么无力……

妖月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毫无用处的挣扎。

“你们上蹿下跳不停,我有些腻了。”妖月说。

还是那么慵懒,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她拂袖起身,万花裙摆飞舞,风华绝代。

出剑的人还在挣扎,但是出不了剑,也收不回来,甚至连身躯都难以移动分毫。因为某种力量正禁锢在他的左右。

妖月赤足轻点虚空,已经来到那人的面前。面庞与长剑,不过几寸之距。

四周明明交战不断,对四目相对的两人而言,却静谧而诡异。

“妖女,住手!”有人嘶吼。

错了!此时此刻,每个人都意识到错了。

他们汇聚强者,意欲对妖月出手,志在必得。

而志在必得,本身就是个错误。

也许从最开始起,他们就不曾了解过自己要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对手。

妖月纤柔的手指伸出,很随意,也很平淡,白嫩指尖点在剑尖。

妖月从始至终都挂着淡淡的笑容。

被禁锢在空中的人张开口,双目被血丝浸染,好似在大叫,却没发出半点声音。

长剑消融,化作青烟。握剑之人维持着出剑的姿势,皮肤一寸寸剥落,变为泛着火星的焦黑。完整的人,在下一刻就变为一蓬燃尽的灰烬随风而散。

一个强者的气息,就此消泯。

空中,是十余声倒吸凉气的声音。

他们错了,错就错在今天根本不该来此。

仅此一幕,就让这一众强者肝胆俱裂。

“走!”那是声撕心裂肺,带着惊惧的吼叫。

十余人这一刻再不求斩杀妖月,掉头便远遁。

“树欲静,而风总是不止。人人都羡慕月皇这样的虚荣,而我却有些玩腻了。”妖月莲步轻移,甚至都没有多看逃跑的人一眼。

也许那样一群人,在她眼中只是无足轻重的丧家之犬。

她抬起玉臂,朝着那些人远遁的方向点出,十几道火光飞溅而出。

那些人早已逃出视野,而火光也紧随消失在丛林尽头,半息之后,从远处传来几声若有若无的惨叫。

再不朝那个方向多看一眼,妖月回过头,走过妖兽堆积的尸骸,甚至有很多尸骨已近没了完整的形状。

她迈着信步,拖拽的裙摆被地面的血色浸染成妖艳的红。

她轻盈的转身,步履翩翩,在血色中轻舞。

她伸手去触碰死去妖兽的头颅,而本该死去的妖兽瞳眸猛然睁开,瞳孔深处,印出的是寒冰般的幽蓝寒光。

无数的尸骸正在逐一站起。

生与死,在她一抚一触之下开始逆转。

死去的妖兽重获生机,残缺的躯体正在痊愈。万千法则,都因她的一举一动而改变。

大妖亲昵的朝她低下头,她抚摸过妖兽头颅之后,妖兽便自行退回山林。

群妖退尽,除了残垣断壁,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舞停,浑身衣裙已近完全化为血色。妖月莞尔浅笑,往某个方向斜视一眼。没有久留的意思,身化流光朝远处飞去,直到消失在尽头。

风,清冷,一点也没有战后的焦灼。

偶尔会有鸟兽飞过,发出一两声尖锐的啼鸣。

妖群已经不见,妖月也已经离去。

龙文牧,是唯一还留在原地的人。

龙文牧依靠在粗壮的古树后方,哪怕妖月已近走远了,他周身的领域依旧没有散去。

咚咚……咚咚……

龙文牧龇牙,揉了揉胸口,想让心跳平复一点。又摸了摸额头,手掌有些湿润。

胸口高高挺起,然后重重的沉下,长长吐出口浊气。

“哎……”深深喟叹,道尽心里所想。

就在刚才,他连动都不敢多动一下。至今心脏都狂跳不止。

简直,就是个怪物……

如今背脊依靠树干,脑袋半仰,心有余悸未散。沉默了不知道多久,才终于缓缓撤掉了无尘领域。

领域之力能完全遮掩气息,若不是如此,怕早就被妖月发现了吧。就凭自己无意中看见了她的秘密,真要被发现,死上十回八回都嫌少的。

“人生苦短啊,活着才好……”龙文牧苦涩的再叹一声,道了句意味深长的话。

妖月是什么人,妖月是什么实力……跟刚刚看见那些起死回生的场面相比,感觉都不再重要了……

刚才的那种场面,光是想想都虚幻,简直就像在做梦一样。

简直就是打破认知,或者说打破一个人长久以来的理念……

自己今天,真是见到了不得了的东西了……

眉头又皱了皱,努力回想自己以前有没有得罪过此女。思来想去,自己貌似没得罪过她,欣然的挑挑眉梢。

心情是百味杂陈,庆幸,惊悚,担忧,感叹……种种情绪说不清道不明。

天月国,原来也是一处龙潭虎穴。自己好像还是太小看这些历史悠长的帝国势力了,这些势力隐藏在暗处的东西,自己恐怕还没有真正觊觎到全貌。被各大帝国隐藏的秘密里,绝对有着堪称“可怖”的东西。

妖月目前还不算是敌人,不知道这算不算值得庆幸的事。

“又是一个看不透的怪物……”龙文牧撇撇嘴,嘀咕了一句。

后知后觉的打了个寒颤,等心情平静了,才绕着远路返回。

如今才深深体会到此女的恐怖,这种恐怖难以用言语来言说。

根本不明白妖月的底细,龙文牧也不打算追查。自己现在的实力,在妖月面前连浪花都掀不起吧。若是接触的太深,一个不小心,搞不好哪天自己就落到那几人同样的下场。自知之明龙文牧还是有的,自然不会去冒这种风险。唯一能想到的,只有以后尽可能离这妖女远点。

幽幽丛林,广袤无边。

为了不被妖月撞个正着,龙文牧特地挑选了别的方向绕道。

回程路上,脑海里全是挥之不去的有关妖月的画面。

今天见到的种种,只能用奇异来形容,特别是那些死去妖兽苏生的一幕,龙文牧至今也不明白那时候妖月到底做了什么。

世间之大,奇人异士无数。只是妖月这种,奇人异士都不足以形容她了吧。

一路急行,龙文牧也不忘了收敛气息。

也不知道云嘉她们怎么样了,若是不出意外,她们此刻应该已经返回凌云堡了。

绕行原路,归途比来时遥远了许多,花了不少时间他才离开山脉中心。

再往前,已经是平常熟悉的路线了,再过不久就能离开乌木山脉。

疾行了一阵,龙文牧突有感应,速度随之放缓。

在他感应里,前方有不少人汇聚在一起。

没做多想,龙文牧几次瞬身,再穿过一片树丛,放眼就见到了众多的凌云堡弟子,云嘉,绯小鱼等人也都在队伍里。也不知为何,队伍静止不前,气氛也格外的凝重。

上一章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
书单推荐:
返回顶部